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逐鹿者 > 第一百三十二章攻城(一)
    太阳初生,大雾尚未消散,沉浸数日的元军出动力道。

    “嘟嘟嘟……”

    元军此时在于城外黑压压的排成一列列,随着一声声号角的吹响,已然开始攻城了。

    朱元璋此时就立于北门城头之上,这里是元军大部队的集结地,也是他们主力所处,所以这一处的守卫防卫的最是严密。

    在眼前两片黑洞之中,只是见着一队队步兵元卒在后方骑兵的不断催促下向着城墙赶来。恐是不下于五万人,朱元璋放下了望远镜,也是叹了口气,最是不想见到的事情还是来了。

    这些个兵卒散乱的队形一看就知道不是那些塞外的蒙古人,定都是攻破义军后抓捕而来的炮灰。虽然是万般不情愿让自己的箭矢消耗在这里,但是见着源源不断的元卒赶来,没有办法,总不能等登城后再与他肉搏吧?朱元璋也只好下令放箭了。

    一群元卒说说笑笑在散乱队伍中前进时,忽然听见前方城楼处鼓声响了一阵,接着就是一丛丛黑色的箭羽如雨般便是飞射下来。还来不及恐慌,回头看时只见着原本还随立在一旁的蒙古骑兵,在马蹄不断踏起的烟尘之中早已向着后方逃去了。

    “噗噗噗”的箭羽不断射在兵士身上的声音响起,薄薄的皮甲根本抵挡不住那锋利的箭头,更何况大部分的人只是穿了一身破袍了。在见着一个个元军汉卒惨叫着在箭羽中倒下,原本还随意般嘻嘻哈哈的兵士顿时就明白了过来,这些个吴军根本就不会因自己同为汉人而手下留情。

    战场就是瞬息万变的,一招不甚便是要满盘皆输。王保保在见着江浦朱军竟然这般手下不留情,跟往常一般的只是先开箭羽射杀敌卒,不禁露出了嗜血般的笑容。这样也好,都是蒙古塞外成长出来的粗犷汉子,草原男儿都最是崇拜英雄的。

    才不会因为那些人如同弱鸡一般,举城投降而改观对他们懦弱的印象。只有经过血与火的洗礼之后,才会赢得他们的尊重。

    王保保高高举起长刀来只是大吼一声,顿时一队队的蒙古兵驱马前去,只要见着后退的汉卒就是一刀子,决然不会留情。

    这下子那些元军汉卒有些惊慌了,现下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后方是带着狰狞鬼面具不断屠杀自己人的蒙古人,而前方则是不断放射箭羽的汉人。

    在钢刀下的紧迫抉择中,一群人顿时向着城池冲去,因为在他们百年来的潜意识里,敢于造反的汉人都是没有好下场,都会被那些蒙古人剥皮抽筋。相对于野性未削残忍的蒙古人来说,柔弱的汉人那边便是弱势很多。

    朱元璋在见着那群步卒在经过一阵慌乱之后,还是调头向着自己冲来,顿时轻笑出声。自己可是不会为了他们的性命而坑害自家兵士的,抬起手来命着后方兵士早做准备。

    一群汉卒安然冲到了城下,虽然不断有着箭羽冒射出来,但至少已经脱离了蒙古人屠刀的掌控了。

    在于前方兵士架起了云梯,一众汉卒回头望去只见着蒙古人骑于马上不断吆喝着,虽然他们也不断的被射杀于马下,但着这紧迫的压迫感下还是驱逐着一队队汉卒登上了云梯。

    在于底下元卒颤颤巍巍的攀爬云梯时,上头的朱卒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在数着一个个元卒上云梯已经到了极限时,已然一起抱着镭木“嘿”的一声便是丢了下去。

    汉卒们在被不断抛落镭木和飘洒的热油粪汁弄得苦不堪言,后方兵士拥堵后退不得下也只得加快了速度向上爬去。

    汤和此时拿着一柄又粗又重的直刀领着一队身高体壮的兵士早已守卫在城头,在见着一个光溜溜的头颅冒了出来时,想都没想大刀就是挥了过去。

    随着元卒的持续增加,这时朱军守卒们也已经渐渐退到了城楼中。就在一众元卒踏立在城墙上以为自己成功把朱军逼退时,汤和轮着直刀在他手里轻巧的犹如一根灯草般冲杀过来。这时的元卒在后方不断登楼的士卒不断拥簇下,想逃都没地方逃,在前列一队队的直刀队中,每一次寒影挥舞而下,就是血光一片。

    如若此时有人能从天空俯视下去,就会见着在于江浦城中,除了南门紧靠着长江之外,其余三门都是黑压压的一片士卒,连着不断攀爬的云梯之上都已经全都站满了人,前后拥堵之下都只得随波逐流向前冲去。而这些人没有一身得体的盔甲,只是穿着破烂的长袍,手持早已破烂生锈的大刀在于下方不断催促着前方快些。

    而登上城楼的元卒没有多待一会儿,就在娴熟配合的朱军雪亮的刀剑之下当了亡命鬼……

    时候已经入了黄昏,昏暗的光线撒下此时的城楼之上刀剑还在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整座城池颤抖!

    不管是元卒还是朱卒此时都已经杀红了眼,早已分不清了什么是害怕愤怒。刚刚抵挡逼退了一波元军袭来,此时的朱军守卒喘息着也有点支撑不住了。

    虽然这些个兵士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上了城头就是拿着武器乱挥乱舞,朱卒配合之下很容易就能解决他们。但着这些个元卒真是太多了,杀了一匹马上又上来一匹,根本就杀不完一般,连着换防的时间都没有。

    趁着这短暂的时间,浑身浴血的朱军们喘口粗气,在于后方早已严整以待的朱卒上前接过城防之后,他们这才缓缓向后退去。不过才脱离了战场,在于后方城楼间就全然脱力倒下。这时一队兵士赶忙上前,把他们盔甲沉重的身躯抬到了担架之上,在不断响起的呼噜声中才晃悠悠的下了城墙去。

    又是一声悠长的号角声响起,那云梯之上一阵抖动,元卒就要来临了。朱卒在泼油点燃焚毁几处梯子之后,已经是来不及再做其他的了,见着敌军快要登上了城墙便赶忙都退了回来,在于一波盔甲鲜亮的朱卒身后拿起了武器,就直等着他们前来。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