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逐鹿者 > 第六十六章打擂台
    不过几日时间,就能下地行走,头也没了昏昏沉沉的感觉,说到底朱元璋内心还是有些庆幸的,毕竟几千斤的火药,能够毫发无损地活下来,或许是有佛祖冥冥之中在保佑着自己吧。

    这病情一转好,朱元璋就有些坐不住了,毕竟这是属于自己的城池,第一次当这个城主,当然是要好好看看自己的地盘……

    “胭脂,胭脂…”

    “上好的貂绒…”

    ……

    行走在城内,两边都是沿街摆摊的小摊贩,见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百姓,仿佛就没有受到过战火袭扰似的,见着这幅安居乐业的场景,朱重八内心就有些得意,这大都是自己的功劳。

    毕竟山上的士卒以往都是些穷苦百姓,也没有谁会去欺负谁,加上自己又提前对汤和下达了命令,进城之后不准扰民,这才有繁华的和州城。

    慢慢走着,只见前方磊成了一个擂台架子,前后团团包围了许多百姓,时常有叫好之声传来,真是热闹非凡。向前一打听才知道这是比武招亲,这就让朱元璋心里有些发笑了,在这兵荒马乱的时节竟然还有人有闲心情搞这个,大笑之下,也有些兴趣前去看看。

    毕竟是后世大都市里地铁公交车锻炼出来的人物,不过左推右搡几下,就已然挤到了最前方,只见擂台上有两人激战正酣,来得正是好时候。

    上头有着两个体格壮硕的汉子,这大冷天的不顾寒风光着膀子在上对打,两人到了死角,其中一位体格比较壮的汉子积蓄起全身力气一拳向前挥去,另一个一个翻身就跳脱了开来,那汉子一拳已经用老,来不及变换招式,现下胜负就已然明朗了,那人只是飞起一脚就把人给踹下了擂台。

    随着这场激烈的打斗结束,底下众人直看得大呼过瘾,连连鼓掌,朱元璋在高兴之下也鼓起掌来。

    那汉子得了胜利,也不骄不躁,只是站于台上注视着下方,一阵风拂过,吹过他的下摆,在威严眼神的衬托下颇有一番大将之风。

    在见着无人上台,就要宣布他就是这最后的胜利者时,这时只听着一声熟悉而又粗狂的声音响起:“俺来会会你。”

    说完便见着一位粗壮大汉跳上了擂台,朱元璋见着他满脸胡茬,脸上露出的兴奋之意,也是有些好笑的摇了摇头,这汤和只怕不是为了人家姑娘来的,只是为着比武见猎心喜罢了。

    两人就按着江湖规矩来,双方抱拳通报了各自的姓名。

    “在下汤和汤十七。”

    “在下花云。”

    “请。”

    “请。”

    两人说完各自的名字,便直接摆出了架势,谁都没有先动,只是绕着圈,看着各自的破绽,好能够后发制人。

    随着那花云好像是故意抖动了下身子露出破绽,汤和眼神一凝,快步向前,一力重拳就挥了过去。

    花云见此单手只是向左一拨,便化解了力道,再靠背向前一顶,来了个铁靠山,直叫汤和蹬蹬蹬后退几步。

    见着这精彩时局底下众人纷纷叫好,花云乘势再来一个侧退就要把人彻底扫落下台,汤和大笑着向后一躲,双手顺势抱着其大腿,旋转一大一圈,就把人扔下了擂台。

    正在汤和打赢了比武高兴时,只见着擂台帷幕中走出来一位中年人,看其留着一缕长须随风飘扬,倒是颇有几分儒雅之气。

    “鄙人姓吴,乃是和州城内有名的乡绅,既然是汤壮士是赢得了比武,我家小女便许配给壮士了。”

    这下汤和不禁就有些傻眼了,这人纯粹就是来比武的,没成想还能够捞上一位媳妇?

    望着台上汤和挠头不明所以的样子,底下更是嘘声一片,连声说他走了****运来。

    这时汤和向下望去,见着了位于底下的朱元璋,大声道:“重八,重八,上来。”

    朱元璋笑着摇了摇头,也就登上台去,对着底下众人连连拱手道:“在下现添为这和州城的大统领,名为朱元璋,见过各位父老乡亲了。”

    “这就是那多次打败蒙古大军的朱统领啊!”

    “听闻布达话拉的三万大军就是灭在了他的手上。”

    ……

    朱元璋向下压了压手,底下顿时安静下来,一间也有些卡喉,没有了事情所说,想了想也就继续说道:“现下早已开春,正是耕作的好时节,我会找人在城外勘测土地,只要是无主之地,皆会分发给诸位百姓,在野外开荒之人可免三年税收,能耕多少亩土地就是谁的,县衙里给开具文书。”

    毕竟现下和州城也没有完全安定下来,周边县城到处都驻扎着元军,随时都会爆发大战,现下最要紧的就是安定民心了,要说什么最能安下百姓的心,首当其冲便是土地了,中华民族与这脚下的土地已经结下了千年情愿,靠人力是永远解不开的。

    果然,底下众人一听说能够分发土地纷纷兴奋起来,这时有一人站了出来,焦急询问道:“我等世袭匠户之人也能够分发土地吗?”

    见着朱元璋肯定的点头,底下更是一片沸腾,随着消息越传越开,底下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上了众多百姓。

    望着越聚越多的人群,朱元璋不禁苦笑,看来还是自己低估了土地对于劳苦大众的魅力啊!

    虽然有这么多人围着自己,朱元璋心下也是很高兴,可望着底下一眼望不着边的人群,到处都是黑压压的头颅,也有些伤脑筋,这还怎么走出去啊!

    到底还是自家兄弟靠谱,韩汉忠巡街时见着有这么多百姓聚拢起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问过才知道,朱元璋正位于前方的擂台上许诺众人分田之事,好事是好事,担这人终归太多了,很容易就会出些事情,便让士兵们驱赶着百姓离开。

    可有这土地在前,老百姓哪里肯离开,军卒推搡不动,又用不得强,只好把那眼神望向韩汉忠,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

    朱重八望着底下众人驱散不开,而且还有了越来越多的趋势,便连声保证道:“明日在城门处,自会有人登记姓名,到时会根据各自家庭的情况酌情分发土地,还望各位父老乡亲不要着急。”

    听到这句肯定是在城门处登记的话语,众人安心之下才慢慢散了开来,准备明日一早就去城门处登记。

    在朱元璋望不到的下方,有一矮小的身影影末于其中,不时在望向朱元璋时眼里满带着阴霾之色。

    最后望了朱元璋一眼,眼中充满了仇恨,哼的一声,在人群走过顿时就不见了踪影。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