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韩警官 > 第三百一十一章 第一枪(二)
    认识部里尤其部刑侦局不少领导,但仅仅是认识,跑经费这种事光认识是远远不够的。

    韩博从不打没把握的仗,准备许多材料,到了bj一样不会贸然去求领导,先给导师打电话和顾主任电话,再联系关系一直不错却没什么权的前打拐办祝主任,在木樨地校区附近找了个饭店,请他们帮着出出主意。

    饭店很普通,菜也是家常菜,跟平时聚会一样,没铺张浪费。

    认识许多年轻人,说话做事一个比一个客气,可他们给人的感觉总带着那么点虚伪。

    眼前这位不同,同样谦虚礼貌,但能感受到他的真诚。在这个系里教师经常来聚会的小饭店,吃这些很简单的家常菜,比去大酒店吃山珍海味都舒服。

    遇到困难能想起老领导,顾主任很高兴,笑问道:“小韩,这种事应该你们局领导来,你一个刑警副支队长怎么跟部领导开口?”

    一个正科级副支队长,跑公安部来要经费,想想是挺滑稽的。

    祝主任忍俊不禁笑道:“顾主任,南港什么城市,第一批沿海开放城市。虽然无法与珠三角那些城市相比,在全国地级市中经济也算不错的。人家公安局长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能为几百万来求人?”

    顾主任帮不上忙,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教师更帮不上忙。

    可是学生能想起自己,能第一个给自己打电话,陈慧芳依然很高兴,放下筷子说:“祝处长,韩博来都来了,或许是他们局领导对他的一个考验。专项经费怎么转移支付你门清,帮帮忙,别让他两手空空回去。”

    “我和慧芳教书匠,部里认识不少人,真正能帮上忙的没几个,小韩这事您多费点心。”

    “您二位太看得起我了。”

    祝处长回头看看一脸尴尬的韩博,苦笑道:“我算什么处长,以前虽然没多少经费手下还有几个人,现在打拐办撤了,就是一普普通通调研员。”

    98年中-央各部委机构精简合并部打拐办并入部刑侦局杀人案件处,她主任调入杀人案件处任正处级调研员,仍负责公安系统打拐工作。遇到要部署专项行动的时,再从公安、妇联等机构抽调人员。

    部打拐办精简掉了,省厅打拐办一样撤,朱主任调入省厅组织部,前段时间去省厅跑经费一起吃过饭。

    调研员,正处级非领导。

    请她帮忙不是强人所难么,韩博有些后悔请她出来,更尴尬更不好意思了。

    祝处长拍拍他胳膊,接着道:“中-央政法补助专款主要投向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人均财力低于本省县级平均水平的县、人均财力等于或略高于本省县级平均水平但政法部门现有条件较差或政法工作任务重的县。

    小韩,你们南港几个县好像全百强县,跟贫困沾不上边儿。治安全国排前列,政法工作任务实在算不上重。要中央政法补助专款,我感觉希望不大,谁来希望都不大。”

    “是啊,你们不穷啊!”顾主任越想越离谱,一脸啼笑皆非。

    太荒唐了,陈主任同样感觉很离谱,托着下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韩博掏出一叠文件,解释道:“祝处长,顾主任,我们要得不是扶贫性质的专款,我们市局是想在刑事技术方面探索一条路,结合基层实际的路……”

    许多省厅和市一级公安局在搞dna物证检验,搞dna数据库的不多,如果南港市局下决心搞,在国内应该算比较早的,能排进前十。

    总之,搞dna物证检验和dna数据库算不上创新。

    他们的探索主要在整体规划上,考虑得不只是市区,而是全市九个区县。

    不光搞dna检验和dna数据库,同时上“指纹识别系统”建“前科人员指纹库”,加大在刑事技术方面的投入,规范现场保护、现场勘查和法医病理、痕迹等检验程序,既重视刑事技术也重视管理规范。

    从方案上看,他们甚至打算把市局刑事技术中心建成全国一流的,连电子证据、测谎和技术侦察都考虑进去了。

    南港不能跟东海比,一样不能跟首都比。从这个角度上,这个方案还是有新意的。

    帮不上大忙可以帮着出主意,祝处长沉吟道:“小韩,你们的方案中涉及到内网建设。信息通信局领导对你印象深刻,可以去找找他们,看能不能优先帮你们建网。”

    “不联网的网上追逃”,一直到现在仍在应用于实战。

    出了一个“笨主意”,几年抓获数以万计逃犯,全国各级公安机关已经把“网上追逃”作为一项重要工作来抓。信息通信局领导对他不是印象深刻,是太深刻了。

    顾主任哈哈笑道:“网上追逃的交情,可以用一用。”

    “谢谢祝处长,如果部里能优先帮我们建网,我们就可以不用电信宽带,信息安全就能有保证。”

    “内网是一方面。”

    祝处长笑了笑,继续说道:“你是马副部长点名借调到公大的,他绝对有印象,就算他忘了,这件事刑侦局领导不会忘,也就是说你相当于半个部里的人。把材料交上去,刑侦局领导应该会帮你申请。

    不过材料要修改,别要钱,只要器材。分拆为六个县,以六个县局的名义申请。部里在东海设有一个器材站,专门采购警用装备的,如果能批下来,可以就近调拨。”

    生怕小伙子听不出言外之意,顾主任低声道:“东海器材站是事业单位。”

    要经费就是自己回去采购,要器材相当于部里把经费拨给器材站。肥水不流外田,部里拨款生意自然要让部里的事业单位做。

    对几个县局而言要钱跟要器材是一回事。

    如果部里能给一部分器材,那么局里筹集的经费就能用于基础设施建设,韩博反应过来,连连点头:“明白,只要器材,不要经费。”

    “数据库,dna数据库。”

    想到这些天正在做的工作,祝主任突然笑道:“小韩,你们运气不错,时机赶得正好。部里马上开展‘打拐’专项行动,正在全国范围内抽调人员组建技术专家组,建立‘失踪儿童及其父母dna数据库’。

    建库需要基层提供失踪儿童父母和被拐妇女父母的dna信息,你们应该是江北地区第一家搞dna物证检验的,完全可以帮我们就近采集检验,然后把信息提供给部里的数据库。”

    真是巧了,陈主任忍不住笑问道:“祝处长,检验是要成本的,您打算多少钱一条管韩博收?”

    “部里的专项行动,又不是做生意。不过我可以帮小韩争取一下,看能不能争取到一笔专项经费。”

    “谢谢祝处长,只要不赔钱,让我采多少样,检多少样都没问题。”

    “小韩,其实你用不着来部里跑经费,你是‘韩打击’,打击经济犯罪是你的拿手好戏,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传销,跟以前狠狠打击一下,经费不就来了。”

    “顾主任,打击经济犯罪说起来不难,做起来没这么容易。并且我现在不想再依法创收,至少不会为创收而去创收。中-央对我们公安工作越来越重视,相信吃皇粮的日子很快会到来。”

    “顾主任,我这学生怎么样?”宁可来bj求人也不愿意为创收而创收,这说明他的法制意识比之前更强。三年多没白进修,他能说出这番话陈主任很欣慰。

    “名师出高徒!”顾主任竖起大拇指,两个一起赞。

    正聊得热烈,老同学田学文打来电话。韩博歉意的笑了笑,在老领导和导师的示意下走出小包厢接。

    不是田学文,居然是李佳琪。

    东港发生死亡两人的大案,基因分析仪到位第一天就要应用于实战!

    韩博大吃一惊,赶紧找了一间没人的包厢,走进来说:“佳琪,请你转告现场勘查的同志们,现场生物检材是极其复杂的,其分布的范围、附着的载体、斑迹颜色、形态、大小及提取方法都会影响dna的发现、提取及检验。

    只有对dna检验技术进行前伸与后延,注重研究犯罪现场与dna的关系,才能提高对微量生物检材的发现、提取效率。换言之,只有通过仔细查看生物检材的差异性,了解案件现场情况,分析与案件相关的犯罪过程,才能准确地选取有用的生物检材,第一时间找到犯罪嫌疑人的dna数据。”

    领导上任以来虽然极少露面,培训材料没少下放。

    陈大一有时间便组织全大队民警学习,李佳琪绝对是“尖子生”,脱口而出道:“一看、二想、三提、四检。”

    “对,就是一看、二想、三提、四检。再强调一次,生物检材包括现场的其它痕迹或证物,既是破案线索,也是重要证据。现场勘查必须严格按规范进行,必须有两个见证人,完了之后请人家签字。”

    “是!”

    “勘查完了给我打电话,顺便帮我转告韦支队,我会尽快赶回去。”(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