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韩警官 > 第二百八十九章 英雄模范
    导师提醒,上台领奖状、奖章、证书,佩绶带、捧鲜花,同领导合影。

    表彰大会开完参加学校组织的座谈会,校、系领导、教研室同事和学员代表参加,给领导、同事及学员汇报工作,发言结束,与会人员纷纷表达自己的认识和感受,表示要学习英模、践行承诺、建功立业。

    校领导最后就如何“学英模、见行动、比贡献、促工作”对全校教职工及学员提出要求,号召要以英雄模范为榜样,同心同德、开拓进取……

    二级英模,思岗公安局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整个南港公安系统一级英模和二级英模只有五位,其中三位是追授,一位重伤残疾,只有一位跟自己一样站着领奖的。

    获得这么高荣誉,韩博很激动也很惭愧,一下午晕晕乎乎不知道怎么过的,直到妻子来接仍恍然如梦。

    公大恢复办学这么多年,培养出数以万计公安民警,走出去的英雄模范屈指可数,活蹦乱跳且在学校学习工作的更是头一个。

    这么大喜事自然不能让小两口回去,教研室聚会,为新鲜出炉的二级英模庆祝。

    丈夫成了英雄,李晓蕾同样感觉不可思议,同样高兴激动,频频给丈夫的导师和同事们敬酒,晚上回去别指望她开车了。

    “晓蕾,英雄就在身边,这句话用在我们身上合适,用在你身上不合适。”

    “为什么?”李晓蕾红着俏脸问。

    黄蓬放下筷子,煞有介事说:“你是英雄家属,关系比我们近,应该是英雄就在枕边。”

    什么乱七八糟的,幸好包厢里没外人,陈主任忍不住笑了。

    英雄家属这个词带有几分悲壮,联想丈夫年前去北河抓捕逃犯的事,李晓蕾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低声道:“陈主任,王教授,刘教授,韩博立功受奖我高兴,可这个英雄家属我真不想当。上学时参加过好几次英雄事迹报告会,英雄不在了,只有悲痛欲绝的英雄家属和同事。”

    每年授予的一级英模和二级英模中至少有三分之一是追授,对警嫂而言这个荣誉太过沉重。

    陈主任同样是女性,能够理解她的感受,微笑着安慰道:“晓蕾,韩博跟别人一样,他已经走上领导岗位,毕业之后不太可能再去一线工作,没什么危险。张爱玲曾说过出名要早,其实立功一样要早,尤其对于你家韩博这样的干部。”

    “立功要早?”李晓蕾糊涂了,一脸百思不得其解。

    导师和同事齐刷刷朝这边看来,显然想让自己给妻子一颗定心丸,韩博不得不解释道:“评功评奖,尤其授予英雄模范称号,主要是突出基层、服务一线,厅、局级以上单位、个人和地市级以上公安机关领导班子成员一般不予奖励,处级单位和个人奖励从严控制,基层和一线实战单位奖励数量至少占年度奖励总数的85%以上。”

    “当上领导就不评功评奖了?”

    “很少,所以一级英模、二级英模大多在基层,大多在一线工作。”

    丈夫已经副科,正在修读法学硕士,马上考第二硕士,毕业之后不太可能去一线,李晓蕾反应过来,不再那么担心,禁不住笑道:“光顾着高兴,忘了问英雄模范有什么待遇。”

    “多了!”

    黄蓬接过话茬,眉飞色舞介绍道:“首先是荣誉,全国有多少民警,又有多少英模?二级英模相当于省级劳动模范,很少的;再就是奖金,一万多,相当于两年工资。当然,对你来说这点钱算不上什么;

    然后可以推荐进入公安部所属高等院校学习,你家‘韩英雄’已经是研究生且兼任教官,这个待遇享受不上了。不过你们未来的子女可以享受,可以保送进入公安高等院校上学。”

    王教授指指韩博肩膀,补充道:“还能提前晋升警衔,中午二级警司,现在一级警司。”

    两杠两星变成了两杠三星(95警衔),一晚上竟然没注意到。

    别说多一颗星,多一条杠又怎么样,对普通民警而言警衔主要代表资历,三四年晋升一次,与职务没太大关系。

    李晓蕾盘算了一下,苦笑道:“各位老师,我发现实质性的待遇好像只有奖金。关键英雄模范的奖金不是普通职工的奖金,更不是我们公司职员奖金,个个盯着他,个个要向他学习,往口袋里装似乎不太合适。”

    牺牲的英模有家属和子女,奖金、抚恤金、慰问金不是多而是少了,毕竟人家要过日子,要把孩子拉扯大。

    活着的英模不光是英雄模范一样要做道德模范,大多英模拿到的奖金会转手捐出去,或用来帮助工作遇到的一些急需帮助的人。

    警察只是一个职业,可宣传起来却试图把警察塑造成完人,而且作出太多不切实际的承诺,比如“有困难找警察”。

    基层民警工资待遇那么低,日子过得本来就很困难,拿什么去帮别人解决困难。

    学生成为别人学习的对象,关于奖金该怎么处理,陈主任真给不出意见,端起饮料笑道:“这件事别问我,你们自己商量着办。”

    李晓蕾回头问:“你打算怎么花?”

    今天领,明天捐,在一些人看来或许是一种虚伪的表现。

    家里同样不缺这笔钱,韩博权衡了一番,若无其事笑道:“作为科研经费,我现在研究的课题正好需要经费,一万多应该够了。”

    他要研究什么,导师知道,同事知道,李晓蕾一样知道,下意识问:“你打算去做传销?”

    “没有调查没有发言权,想写出一篇高质量论文,必须有详实的数据。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城市和地区,选几个具有代表性的传销组织,好好研究研究,争取明年底完成论文。”

    别人写论文会引用同行的文献,他搞的研究、他要写的论文不会引用也没得引用,许多情况只能自己去调查,许多数据必须自己去收集。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王教授很羡慕陈主任能招到这么一个研究生,轻叹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过要注意安全。”

    教研室科研经费不多,帮不上大忙。

    学生研究课题居然要用公安部颁发给他个人的奖金,作为导师,陈主任很内疚,低头想了想,突然道:“关于传销,不光要研究国内的传销组织发展现状,一样要了解国外的情况。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你争取一个短期交流的名额。如果争取不到,就去警官大学找找人,托他们熟悉的国外同行帮着收集一些这方面资料。”

    公安系统的几所部属高等院校各有所长。

    公大本科教育搞得比较好,刑院在刑事侦查和刑事技术教学上有优势。警官大学广泛开展学术交流,与国内几十所大学和科研机构建立了经常学术联系,与朝鲜、罗马尼亚、南斯拉夫、美、德、法等国家的警察机构及警察院校保持着友好往来。

    学校主办的学术刊物《人民警官大学学报》和翻译刊物《现代世界警察》杂志面向全国发行,为全国公安系统提供广泛信息,深受国内各界读者欢迎。

    这是导师对自己的支持,搞经济犯罪研究和教学不是搞自然科学,虽然能申报科研项目,但科研经费很少,其它资源更少。

    韩博很感动,急忙道:“主任,又让您费心了,短期交流名额没必要争取。国外人生地不熟,出去几天收集不到什么资料。您能帮我请警官大学老师帮帮忙就行,他们认识的国外同行多,能收集到的资料会比我出去交流收集到的更全面。”

    出国交流的困难比较大,黄蓬等好几年才等到一个去韩国警官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的机会。

    陈主任点点头,不无自嘲地苦笑道:“小韩,我这个导师没本事,还非要收你这个学生,现在想想真是误人子弟。”

    “主任,您千万别这么说,能成为您的学生,我感觉自己非常幸运。”

    “是啊陈主任,您已经帮他很多了,我们全家都很感激您。”

    她是真正的学者,真正的老师,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不带任何功利色彩。

    韩博跟妻子对视了一眼,接着道:“今天没带请柬,上班发请柬不合适,已经写好了,打算明天发的。晓蕾正好在,我们想请您担任我们的证婚人。”

    “请我给你们证婚?”

    “您是我导师,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当然要请您。”

    学生尊师重道,陈主任很欣慰,拉着李晓蕾手笑道:“行,我很荣幸地接受邀请。婚礼参加过很多次,当证婚人第一次,看来要好好准备准备。”

    这学生多懂事,王教授越看越羡慕,禁不住笑问道:“小韩,晓蕾,陈主任是证婚人,主婚人是谁?”

    刘教授干咳两声,拍拍胸脯,打趣道:“论证婚主婚经验,我比陈主任丰富多了,考虑考虑。”

    李晓蕾扑哧一笑:“刘教授,不好意思,您这个名报晚了,我们已经有了主婚人。”

    “谁?”

    李晓蕾回头看看丈夫,不无得意地说:“我们集团的老领导,也是韩博老单位领导。尽管他工作非常忙,听说我们元旦举行婚礼,仍决定来bj为我们主婚。”

    王教授感觉很奇怪,将信将疑问:“你们共同的老领导?”

    陈主任了解这个情况,微笑着解释道:“常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到他们这儿成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单位。小韩调入公安系统前是国营企业保卫干部,晓蕾参加工作进入同一家企业,只是现在改制了,成为股份制的集团公司。

    他们共同的老领导侯秀峰非常有名,上过中-央电视台。两届全国人大代表、十大杰出青年、著名的青年企业家……现在从政了,担任一个县级市的常务副市长。小韩能取得这么多成绩,与侯副市长关心照顾有很大关系。”

    “侯秀峰,有点印象,听说过。”

    集团老领导简直是一个传奇,李晓蕾兴高采烈地介绍起侯厂的趣事。

    王教授与侯厂是同一届大学生,陈主任和刘教授比侯厂晚一两届。“有钱便买,没钱就卖。雨天收好,晴天再晒”的典故激起他们共鸣,唏嘘不已,情不自禁聊起他们年轻时的经历。

    ……………………………………

    ps:这几天更新不给力,更新时间不正常,给各位书友致个歉。

    之所以出现这个状况,一因为不是专职的,二是在重新研究大纲,有书友提了不少意见,感觉不应该再老单位的事,或许有书友感觉太过平淡,不爽。

    正在检讨写作思路,争取尽快恢复正常更新(计算过字数,写在下面不会让大家多花钱)(未完待续。)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