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韩警官 > 第五百一十四章 决心已定
    “韩博,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女人的第六感非常敏锐,李晓蕾发现丈夫有些不对劲,立马抱着蚕丝被坐起身。

    这件事不能再拖,人家打过好几次电话,不管去还是不去,总要给人家一答复,人家更要给领导一个确切的消息。

    理想、抱负重要,家庭一样重要。

    韩博权衡了一番,将妻子轻拥到怀里,凑在她耳边,闻着那熟悉的淡淡的发香,低声问:“晓蕾,李市长你还记得么?”

    “李海强,怎可能记不得。”

    “他的一位老领导,前年调到贵省担任政法委书记,他向林书记推荐我。正好那边有个县治安不是很好,如果我调过去,可能有机会担任公安局长。”

    贵省多远,不光远,而且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

    李晓蕾觉得这事有点荒唐,脱口而出道:“他这是报恩,还是想把你往火坑里推?”

    “别说这么难听,人家是一番好意。侯厂也知道,侯厂认为我不能总窝在南港,有机会就要把握住。他们的话有一定道理,我在南港工作时间虽然不长,但在系统内的关系太多,光市局就有一个副局长、一个正科级侦查员和一个缉毒中队副中队长来自良庄。”

    市局,李晓蕾不是很清楚。

    思岗县公安局,李晓蕾非常熟悉。

    有一半派出所长和刑警队长在丈夫手下干过,局党委成员中有好几个朋友,良庄派出所和经侦大队两个模范单位是丈夫带出来的,他虽然不在思岗县局任职但影响力却很大,大到公安局长方峰有那么点施展不开拳脚。

    干部选拔任用讲究的是“五湖四海”,尤其公安局长这样的领导职务,组织部和政法委在酝酿人选时会考虑到这一点。

    所以在南港,不管丈夫干得有多出色,想担任县(区)公安局长很难,尤其在这个一般由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的大背景下。

    “你想不想去?”李晓蕾沉思了片刻,低声问。

    “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不想当局长的警察一样不是好警察。而且南港治安多好,我继续留下也发挥不出更大作用。韩打击,这个绰号是打出来的,我确实想换个环境,换个更具挑战性的工作环境。不过我一样舍不得你,舍不得絮絮。”

    “我让你就去,我不让你就不去?”

    “相比陈局,你才是我的直接领导。”

    李晓蕾噗嗤一笑:“有这个觉悟就对了,要早请示晚汇报,要高举李晓蕾旗帜,学习李晓蕾思想。”

    “当然,这是原则性问题。”韩博点点头,一脸受教。

    “哎呀,你怎么总是给我出难题!”

    李晓蕾摘下皮筋,放开一头秀发,依偎在他怀里说:“当官不积极,脑子有问题。既然你喜欢当警察,你选择了这个职业,能有机会当公安局长,我要是不支持你肯定会失望。可是现在跟以前不一样,我们有絮絮。”

    “是啊,有家庭有孩子,不再跟以前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我娘儿俩拖累你了?”

    “没有,我是说我现在要考虑家庭,有家庭责任。”

    职务越高,责任越重。

    能力越强,责任同样越重。

    留在南港,不管他担任禁毒支队长还是其他支队长,只要发生大案局领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何况缉毒多危险,这次还去南云,一出去大半年。

    要是调到另一个省担任公安局长,那么他的精力会主要放在管理上,正常情况下不会上专案,至少能见着人,至少没现在这么危险。

    李晓蕾不断权衡,反复权衡,想了好一会儿突然笑道:“那就去吧,我支持你,跟你一起去。”

    “真的?”

    “我能在这么大事上跟你开玩笑?”

    韩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将信将疑问:“你跟我一起去?”

    “银监会的文件下来了,农村商业银行管理暂行规定颁布施行,我们符合规定上的所有条款,该做的工作全做过,省市县三级又支持,再加上农基会的问题不能不解决,成立商业银行的申请估计很快获批。”

    “你不当行长了?”

    “拜托,当这个行长是赶鸭子上架,是被老卢道德绑架。现在问题解决了,我可以放心,他一样可以安心,有什么好留恋的。”

    妻子说得很轻松,韩博却知道这个抉择多么不容易,她为此作出多大牺牲,心里更内疚,想了想故作轻松地问:“以后当全职太太,一心一意相夫教子?”

    “当全职局长太太!”

    李晓蕾抱着他的手,嘻嘻笑道:“相夫可以,教子就算了。我妈和你妈不会让我们把絮絮带贵省去的,你爸更不会同意,让絮絮跟奶奶和外婆去东海,在东海住腻了去bj,我们有时间常回来看看,平时可以视频。”

    “你舍得?”

    “以前就说给她们带,再说这又不光我们一家。”生怕丈夫多想,李晓蕾又说道:“其实我也想换个环境,贵省多好,山清水秀。”

    韩博一阵悸动,紧搂着她由衷地说:“让你受委屈了。”

    “这算什么委屈,又不去吃糠咽菜。不说这些了,说李市长那位老领导,他打算怎么把你调过去,不一个省,没那么容易吧。”

    “也不是很难。”

    妻子支持,韩博心终于踏实了,微笑着解释道:“以前我也不知道,直到前段时间才知道原来贵省是我们江省对口支援省份,每年都有干部交流。他们那儿的来我们这挂职,我们这儿的干部去他们那儿挂职。

    林书记在我们江省一样担任过省-委常委,把我交流过去问题不是很大。先去贵省政法委,先熟悉情况,等熟悉完情况再把我安排到县里,不是从公安局调到另一个公安局,也不是先调到贵省公安厅。”

    李晓蕾乐了,禁不住笑问道:“先去省委工作?”

    “副处长,到底哪个处不知道,反正只是过渡一下,当什么副处长也不重要。”

    “镀金啊!”

    “镀什么金,只是异地调动比较麻烦,必须符合相关程序。”

    “好吧,你先去,等银行执照申请下来,一完成交接我就去团聚。”

    妻子支持,母亲和岳母虽然舍不得但也不好说什么。

    听说儿子(女婿)有机会当公安局长,韩总和李总不是反对是举双手赞成,也不管离家多远,不管那地方多穷。

    陈局的态度就不一样了,第二天一早赶到市委,走张秘书的“后门”走进办公室,汇报完这个想法,陈局的脸顿时拉老长。

    “小韩,想进步是好事,能者上、庸者下,你这样的同志也应该得到重用。我承认,担任县公安局长比较困难,不过担任分局局长还是有机会的。在南港多好,家在这里,环境也熟悉,干起工作得心应手,没必要,真没必要去那儿。”

    担心部下误会自己的意思,陈局又强调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要是调省厅,调东海,或者调公安部,我二话不说立马放人。关键你要去的不是好地方,等到了你就会发现想大展拳脚有多难。”

    “陈局,我知道这是您对我的关心。”

    韩博重重点了下头,一脸诚恳地说:“我了解过,那里是国家级贫困县,全县年财政收入才三千多万,公安经费更少,少到二十几个派出所,一辆警车没有。对外公布的报警电话,出路110几乎全欠费停机。办案经费平均到每个民警头上一年只有500元,事实上我估计这500元都很难保证。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经费没保证,没钱什么事都干不成,治安自然好不到哪儿去,群众对公安的看法可想而知。我想起当年刚调入公安系统,刚去良庄当公安特派员的时候,觉得我去那儿能发挥出更大作用,不只是想进步,想换个地方担任公安局长。”

    他有基层工作经验,他经历过公安经费最紧张的阶段。

    他在bj呆了五年,对公安部机关很熟悉,好几位部领导知道他。想把他调过去的又是兄弟省份的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长。

    换言之,他过去能够争取到别人不一定能顺利争取到的财政转移支付,争取到政法专项经费。更何况他本来就是赫赫有名的“搞钱能手”,当年良庄派出所乃至思岗县局的经费,全是他帮着打出来的。

    只要有经费,以他的能力完全能够打开局面,完全能干出一番事业。

    他过来请示是尊重。

    想把他调过去的林书记是什么级别,而且在江省担任过省领导,给江省省委打个电话,调个人过去根本不用跟你商量。

    陈局挠挠头,苦笑着问:“决心已定?”

    “嗯,晓蕾也支持。”

    “连晓蕾都支持我还能说什么,只要我依然在南港工作,只要一天没退居二线,南港市局的大门就向你敞开着,什么时候想回来什么时候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