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一十四节 图穷(1)
    嗒嗒嗒!

    战马踏街而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趋五槐街。

    而在这里,早就已经在此布控多日的缇骑探子们,纷纷露头,将这小小的五槐街左右东西出口统统控制。

    事实证明,在这片土地上,想要依靠阴谋权术,聪明才智来与统治阶级掰手腕。

    那是自寻死路!

    因为,在这片土地上,统治阶级是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掀桌子,然后大开杀戒的。

    三国时期的曹阿瞒就已经说的很仔细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

    于统治者而言,只要和正治斗争沾上边,涉及到权力博弈的时候。

    即使只是怀疑,也足够他们拿起刀子砍人了!

    何况,孟氏做的事情,手尾并不干净!

    他们还没开始造谣呢,张安世、金日磾、上官桀就纷纷来报信——孟氏要造谣您了!

    然后,刘旦、刘胥、刘髆也纷纷提醒,还向张越科普了孟氏的风光历史。

    得!

    于是,在其动手的那一刻,就注定了其今日的穷途末路!

    隆隆马蹄声,在这个傍晚,将整个五槐街踏的颤栗。

    在数百百姓的注视下,全副武装的鹰扬骑兵,披坚执锐,直入这偏僻的街巷。

    锋利的马刀,雪白雪亮,让人看的胆战心惊。

    人们只听到那孟府家宅内,数不清的恶犬狂吠。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汉家将官高亢的命令:“贼子负隅顽抗,将军有令,杀无赦!”

    于是,马刀长卷,血光四溅。

    当一切停止,有胆子大的居民,小心翼翼的靠近那曾经凶恶无比的孟府宅邸。

    只见一地狼藉,曾经在五槐街显赫富贵的孟府家宅,已经被军队的蛮横行动,给砸成了废墟。

    上百条曾经让五槐街居民畏之如虎的恶犬,倒毙在瓦砾与尘埃之间。

    更有着数十具尸体,被军士抬到了外面。

    而在这些尸体旁,上百名孟府的家人、奴仆,跪满了一地。

    “孟氏完了……”见到此情此景,人们无不在心里感慨。

    ………………………………

    太子、宫。

    数百盏宫灯,将这宫阙映得犹如白昼一样。

    大殿正中,数十名来自齐鲁的歌姬,轻诺低唱着来自齐鲁的婉约歌谣。

    丝竹管乐之声,悠扬而婉转,配合歌姬们的哼唱,让一位位士大夫、鸿儒,忍不住沉浸在这歌舞音乐之中。

    忽然,殿外一阵匆促的脚步声传来。

    “家上……家上……”一个宦官匆匆跑进来,来到太子刘据身侧,耳语着:“赵王昌、广川王去等求见……”

    “诸王为何求见?”刘据睁开眼睛问道。

    “回禀家上,据说是鹰扬入城了……”那宦官答道。

    刘据猛然睁开眼睛,然后起身向那居于上首的卫皇后微微恭身:“母后,儿臣有些私事,暂且告退……”

    “太子且去……”卫皇后闻言笑了一声,然后对着一旁的太孙刘进道:“进儿,且到祖母身旁来!”

    “诺!”刘进起身一拜,然后就来到了卫皇后身旁。

    刘据看着,眼神微微一怔,旋即迅速恢复了正常,对着卫皇后躬身再拜,然后走出了殿堂。

    “鹰扬入城?”

    “到底怎么回事?!”刘据问着那来报信的宦官。

    “回禀家上,就在一个时辰前,鹰杨将军亲帅其亲卫骑兵,自棘门而入长安,直奔嵩街北之五槐街……”

    “诸王闻之大惊,便纷纷来求见家上了……”

    刘据听完,冷哼了一声,道:“这些蠢货!”

    他如何不知道,必定是诸王们落了什么重要把柄,被那位英候抓到了。

    而以刘据对那位英候的了解……

    张蚩尤,素来就是得理不饶人!

    一旦被其拿住了把柄,那货一定会穷追猛打,大做文章!

    想当年,那左传诸生就是这样,被其拿住了一个小纰漏,几乎从儒家除名!

    而江充、马家兄弟以及公孙贺父子,也差不多都是这样扑街的。

    只是……

    诸王虽蠢,却也是他刘家的蠢货!

    况且,刘据如今还需要借助这些家伙的声量和能量。

    所以……

    得保啊!

    不然,若叫天下人知道了,老刘家居然出了这么多蠢货,他这个太子好不容易在关东建立起来的形象和塑造起来的人设,岂不是就会出现污点了?

    更不提,他还多有需要借助诸王的地方。

    于是,刘据随即道:“汝且去将诸王带到偏殿,孤随后便到!”

    刘据站在原地,想了片刻,便挥手召来一个在他身旁待命的官员,对其道:“汝立刻去廷尉衙门,求见廷尉随桃候赵始昌,为孤带句话给廷尉:卿欲为张氏臣乎?”

    廷尉随桃候赵始昌的胆子是很小的。

    刘据相信,有了这句话,必定能恐吓住那个胆小鬼。

    最起码,也可以争取到时间。

    让他有空间和能力,来为诸王脱罪,来洗白诸王。

    大不了,丢几个替死鬼!

    哪怕现在刘据其实根本不知道诸王到底那里得罪了那位鹰杨将军,更不清楚,那位鹰杨将军到底抓住了什么把柄。

    但有一点,刘据很明白。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况且,诸王再混账,那也是刘家的混账!

    哪里能轮得到一个外姓大臣指手画脚?

    做完这个事情,刘据便迈步,走向偏殿。

    而刘据一入那偏殿,已经焦头烂额的诸王们,立刻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扑将上来,纷纷拜道:“家上!家上!还请家上做主!”

    于是,便将今日下午迄今发生的种种事情,向刘据报告。

    刘据听完,瞳孔猛然放大。

    今日,他整日都在这宫中,陪伴着卫皇后以及燕王、朝鲜王、昌邑王等兄弟谈话,又要盯着自己的儿子。

    所以,他没有怎么去关注外面的事情。

    更没有召见大臣,却那知晓,这才一个下午,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张子重居然调集军队,在长安城外设卡抓人,现在更是带着军队直接入城……

    而明天就是朔望朝!

    换而言之……

    人家卡点卡的是刚刚好!

    这一招釜底抽薪,直接了打在了诸王大臣们的七寸上,立刻就拿住了这些人的软肋。

    一旦,那孟氏被撬开嘴巴,然后供词到了天子面前,这诸王大臣们,恐怕不死也要掉一层皮!

    诸侯大臣,联手栽赃陷害国家大将?

    这是什么行为?!

    这是谋反行为!

    刘据眉头忍不住深深皱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