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穿越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零九节 萧墙之间(1)
    黄相死了。

    死在了嵩街的黑暗中,当其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已是天明。

    “诽谤英候,污蔑功臣,人人得而诛之!”

    在其尸体旁,凶手用鲜血写下的文字,触目惊心。

    于是,全城沸腾!

    潮水般的弹章,立刻涌向兰台,瞬间淹没了尚书台。

    数不清的文人士大夫们,纷纷站了出来,大声谴责此事!

    而公羊学派,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仿佛,他们已经束手就擒,不再反抗一般。

    于是,这进一步助长了舆论的狂潮。

    墙倒众人推!

    曾经隐于幕后之人,终于不再遮遮掩掩,开始公开登场。

    先是赵王刘昌,在一个宴会上表示:“古者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也!今英候自恃功高,竟指使刺客,刺杀御史,寡人以为,英候恐怕已不再适合掌国家之重器……”

    然后,中山王刘昆侈也在与宗正卿刘德会面时有意无意的表示:“寡人以为,国家用人,还是应该谨慎一些的好,有些大臣,虽然才能很好,但是终究年轻了一些,还是该多磨砺磨砺……这也是为他好……”

    但,最具威胁的言论,来自广川王刘去。

    与他的宗伯兄弟们不一样,刘去为人素来大胆,性格也最为激烈。

    所以,他选择了直接上书!

    一封洋洋洒洒数千字的《请诛英候书》,被他亲自投递到兰台。

    由之,也掀起了倒张运动的高潮!

    没办法!

    刘去不是一般的宗室诸侯王!

    他虽然只是天子的侄孙,但与天子关系密切。

    他的祖父是广川惠王刘越,而刘越是当年粟妃的儿子,其与胶东王刘寄一般,都是与天子一起长大的手足。

    从来都是受到天子宽宏与优待的宗室!

    年年岁岁,赏赐不绝。

    更拥有着其他诸侯王所羡慕不来的种种优待!

    旁的不说,单单就是刘去生父广川缪王齐的事情(刘齐是西汉骨科爱好者),若放到其他任何诸侯王身上,都必然是赐死废国!

    但刘齐却屁事没有,安安稳稳的寿终正寝,等到他死了以后,天子才命人追究,象征性的废黜了广川国,以为惩罚。

    然而,没有三个月,天子就又下诏说:广川惠王于朕为兄,朕不忍绝其宗庙,其以惠王孙去为广川王!

    看到这里,燕刺王刘定国、江都王刘建已经哭晕在厕所……

    自然,广川王一系,素来被人视为天子腹心。

    刘去上书,在其他人眼中,自然就被视为乃是天子的意思。

    既然如此,自是没有人客气。

    攻仵、弹劾英候者,一日之间倍增。

    而且,这些人彻底放下了他们温情脉脉的面具,撕下了伪装,露出了他们的真面目!

    现在,他们不止只攻击张越一人了。

    他身边的人,他的旧部、亲信、亲近者,全部在攻击范围。

    首先遭殃的是京兆尹于己衍。

    然后就是廷尉随桃候赵始昌,接着就轮到了少府卿公孙遗。

    就连已经致仕在家的金日磾,都遭到了围攻。

    这些人现在可不仅仅只限于写奏章弹劾,写文章攻击了。

    他们开始出现在了于己衍、赵始昌、公孙遗等人的家宅附近,学着汉家故事,日日夜夜在这些人门口大声念着他们写的文章,控诉着这些人的罪行。

    一顶顶大帽子,不要钱的扣上去。

    一个个让人胆战心惊的罪名,被编织起来。

    错非金日磾所住的地方是戚里,恐怕也会受到骚扰。

    即使如此,金府下人也已经不太敢随意出门了。

    但作为旋涡中心的英候鹰杨将军,却似乎被这阵仗吓坏了。

    他躲在城外的棘门大营里,闭门不出。

    以至于,长安城中甚至出现了‘英候潜逃’的传言。

    当然,那是胡说八道。

    不过,这却是吓坏了于己衍等人,他们慌忙驱车来到城外的棘门大营,求见张越。

    但,当他们见到那位鹰杨将军的时候。

    他们发现,这位现在处于舆论旋涡之中,被数不清的人攻仵与弹劾的鹰杨将军,没有半分不安、紧张的神色。

    他好整以暇的坐在案几前,不疾不徐的看着面前的书。

    见到这一幕,哪怕是胆子最小的于己衍,也忽然放下心来。

    “诸公来了……”张越看着于己衍、赵始昌、公孙遗三人,笑了起来,对身旁的田水吩咐:“快给诸公准备坐席……”

    “将军……”于己衍坐下来后,就迫不及待的问道:“如今长安城中,物议纷纷,对您很不利呀……”

    “您就坐在这里?不去……”

    “不去面见天子?”张越帮他将他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然也!”于己衍小心的道:“难道将军就一点也不怕吗?”

    “有什么好怕的?”张越反问:“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而已,吾一击便足可制胜!”

    他在这里,可不是当宅男的。

    事实上,这些天来,棘门大营内发生的事情,就像建章宫玉堂殿中出现的事情一样。

    外人根本不知道这座军营内发生的一切。

    想了想,似乎是为了给于己衍等人打气,张越神秘的道:“诸公且安心便是……”

    “长水校尉、射声校尉,已奉吾的命令,抵达长安近郊!”

    听到此言,于己衍等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他们纷纷拜道:“将军英明!将军英明!”

    长水校尉,本就是这位英候的旧部,用起来自然得心应手。

    而那射声校尉,亦是汉家精锐,天子禁军。

    有这两部在,长安城就是闹翻天了,也不过苍蝇的嗡鸣而已。

    这位英候已然胜券在握!

    “诸公且回去吧!”张越笑着道:“自归其职,谨守本份就是了……”

    “诺!”得了这个天大的利好消息,于己衍三人自然是兴高采烈,安心不已的告辞。

    而张越则看着这三人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刘屈氂和李广利曾经提醒过他‘小心萧墙之祸’。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想,到底是谁,或者说是那些人是他的萧墙之祸?

    而如今,正是最好的试探机会。

    反正钓鱼执法这种事情,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