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妻子的秘密 > 第163章 哑口无言
    “可那天见过祁学东之后,我才忽然意识到,杀害赵双泉的可能另有其人,并且隐约觉得有人还想把我和赵双泉的死扯在一起。

    你不是问我那天在办公室门口的车里面都和赵双泉谈过什么吗?你猜测很对,他就是来谈你杀黄老的事情。

    不过,我估计他知道你杀黄老这件事恐怕 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一直都没有跟我提起过,你知道他为什么那天在去见顾玄武之前忽然找我谈这件事吗?”

    乐正弘疑惑道:“难道他竟然用这件事威胁你?”

    周钰点点头说道:“不错,本来赵双泉对我是言听计从,可自从我明确拒绝了他的求婚之后,他对我的态度就变了,看那样子好像我利用了他似的。”

    乐正弘忍不住吃惊道:“怎么?难道他竟然用黄老这件事做筹码?”

    周钰摆摆手说道:“那倒没有,赵双泉即便有这个意思也不会说出来,不过,他觉得自己被我利用了,尤其是在关璐这件事上。

    因为当初我答应他关璐最少能交出五十亿赃款,只是在关璐还没有公开露面之前先拿出十个亿,另外四十个亿要等到关璐的卧底身份公布之后。

    但赵双泉认为关璐的卧底身份最好在祁学东倒台之后公布,所以,关璐另外四十亿赃款自然就迟迟没有上交,不知什么原因,他好像等不及了,多次催促我上交关璐的赃款。

    说实话,我倒是不怕赵双泉耍赖,只是关璐的代理人张露在没有见到赵双泉亲自签署的卧底证明材料之前是不会给钱的,而赵双泉总觉得我是在骗他,所以,他竟然用你杀黄老的事情来威胁我。”

    顿了一下又说道:“另外,他好像察觉到你父亲当年那个案子有问题,并且知道顾玄武是这个案子关键,于是,为了让顾玄武开口,他不惜许下给杜洋减刑以及顾玄灵回国后只要交出赃款就不再追究她的刑事责任承诺。

    而顾玄武在得知祁学东大势已去的情况下肯定会跟他合作,那样一来,你父亲的名节就保不住了,并且我相信他为了接替祁学东当上市局的局长,早晚会把你杀黄老的事情扯出来。”

    “所以,你让戴凝杀了他?”乐正弘质问道。

    周钰摇摇头说道:“其实那天我们虽然在车里面争吵了几句,但最后我还是同意尽快给他上交四十亿赃款,另外,我还暗示可以帮助他顺利接替祁学东当上局长,所以,他后来没有再坚持让你去公安局自首。”

    顿了一下,说道:“不过,赵双泉走后,我给戴凝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杜洋和顾玄武有可能跟赵双泉达成某种协议,我的意思是让她想办法阻止赵双泉和顾玄武见面。

    可没想到,赵双泉在监狱回来的路上竟然遇车祸死了,当时我确实以为是祁学东干的,因为顾玄武也有可能向赵双泉提供祁学东的犯罪证据。

    但后来想想,戴凝有可能早就在谋划除掉赵双泉了,只是找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让赵双泉的死看上去是祁学东干的,并且正好让我替她做背书。

    不过,我也没有证据证明是戴凝雇佣张中立杀了赵双泉,所以,我们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件事,并且,赵双泉的案子已经尘埃落定,我也不想再去纠结。”

    “但在你的潜意识里戴凝正好干了你希望干的事情。”乐正弘质疑道。

    周钰哼了一声道:“难道潜意识也能杀人吗?”

    乐正弘盯着母亲说道:“这件事戴凝已经跟我承认了,虽然她没有指证你授意她杀赵双泉,可雇佣张中立杀人的两千万快钱是张露出的,难道关璐会不知道这件事?”

    周钰疑惑道:“什么两千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乐正弘不信道:“如果没有你的授意,或者没有关璐的授意,张露怎么会拿出这么一大笔钱?她跟赵双泉有仇吗?”

    周钰没有回答乐正弘的问题,而是说道:“今天我在戴南那里见到了关璐,也见到了张露,看她那样子好像比关璐还要急着我让位呢,实际上,张露这些年一直掌管着关璐的大部分赃款,她想干什么关璐恐怕也掌控不了。

    但不管怎么说,赵双泉的死符合各方的利益,说实话,即便祁学东倒台,赵双泉也不可能上位,因为他除了祁学东之外没有后台,而他竟然亲自断送了自己的老东家,你说,谁敢用他这种人呢?”

    乐正弘气哼哼地说道:“不管怎么说,赵双泉起码是个正义的警察,他要是偷奸耍滑的人,完全没必要跟祁学东过不去。”

    周钰一脸同情地盯着儿子说道:“你不过是只看到了赵双泉的一个面,人是复杂的,赵双泉难道心里就没有自己的小九九?

    他知道自己没有后台,所以只能拼命的破案,只有用政绩说话,在他看来,如果搬倒了祁学东,他就会引起上面的注意,实际上这种想法很幼稚。

    另外,做为警察,破案是他的本分,即便他本人就是个犯罪分子,但做为警察他照样会跟别的犯罪分子作斗争,这是一种职业本能,跟正义不正义没有关系。”

    乐正弘怔怔地楞了一会儿,最后说道:“妈,不管你怎么狡辩都无法摆脱谋杀赵双泉的嫌疑,你给戴凝打电话的时候,虽然没有直接把话说明白,但潜意识已经发出了谋杀赵双泉的指令。”

    周钰似乎对儿子的胡搅蛮缠很恼火,瞪着他说道:“你这么执着地把赵双泉的死赖在我的身上想干什么?就算是我亲手杀的赵双泉,你能把老娘怎么样?是不是要据公安局举报老娘啊。”

    乐正弘没想到母亲竟然会耍无赖,一时反倒没话说了,隐忍了半天,说道:“我还不至于去公安局举报,但我还是那句话,赵双泉不该死,总要有人为这件事负责。”

    周钰哼了一声道:“凶手不是已经伏法了吗?你想让谁负责?我看,你还是想办法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吧,少杞人忧天了。

    你也不想想自己这些年惹了多少事,哪一回不是老娘替你擦屁股?我告诉你,你应该为赵双泉的死感到庆幸,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你说不定已经进去了。”

    顿了一下,盯着乐正弘小声说道:“赵双泉是一条命,难道你绑架关璐的时候杀的那个保安不是一条命吗?那个保安可不是罪犯,我问你,你是不是准备站出来负责?”

    乐正弘再次被母亲说的哑口无言,只是心里面愤愤不平,坐在那里呼哧呼哧直喘。

    周钰盯着儿子注视了一会儿说道:“你也没必要对我苦苦相逼,我今天已经跟关璐表态了,等到下次蓝裳聚会的时候,我就急流勇退。

    现在很多人暗地里都想利用我,那老娘干脆就退出,你不是本事大了吗?从今以后,这个烂摊子就交给你和关璐了,我倒要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乐正弘一听,急忙说道:“交给关璐?眼下关鹏关平已经因为涉毒被抓了,关璐如果这个时候接替你的话,岂不是引人诟病?再说,她那个卧底身份是假的,纸包不住火,如果哪天没人揭穿了,我们所有人都会受到连累。”

    周钰哼了一声道:“关璐的麻烦自有她自己想办法摆平,不用你操这个闲心,倒是你自己这些年干的事情早晚也会被人揭穿呢,难道你就不怕连累别人?”

    乐正弘再次无言以对,觉得自己就像掉进了一个怪圈,永远也别想挣脱出来,憋了半天,怏怏道:“正因为这些年出了这么多的事情,所以我才想有必要改变一下我们的处境,我不想等我的孩子长大了也重蹈我们的覆辙。

    至于我做的事情,一人做事一当,早晚会有个交代。但在此之前,我不想再受何人摆布了,有些事情必须到此结束。”

    周钰盯着乐正弘说道:“难道你想结束就能结束?比方说,贩毒团伙要找你报仇,难道你说结束人家就不找你了?”

    乐正弘摸出一支烟点上,闷头抽了几口,说道:“妈,你说的都有理,我这一辈子从来就没有听你说过无理的话。

    但是,不管你说的多有理,我也不会再听你的了,因为你自己刚才都已经说了,你这辈子都生活在谎言之中,难道你想让我也一辈子生活在谎言中吗?”

    周钰盯着儿子注视了一会儿,幽幽说道:“没想到你竟然说出这么没良心的话,我这辈子呕心沥血难道不是为了你这个兔崽子吗?

    说实话,就凭你那点心胸,如果我把你爸的事情告诉你的话,恐怕你幼小的心灵都要受到扭曲,我的谎言起码让你和你妹妹都能有尊严地活着。”

    其实,乐正弘虽然嘴上强硬,可心里还是充满了矛盾,因为他不得不承认母亲这辈子之所以忍辱负重完全是出于对自己和妹妹的爱,现在因为她说谎而责备她确实不公平。

    母亲当年面对祁学东的压力,孤儿寡母又有多少选择的余地呢,要不是母亲守护着自己最后一点尊严的话,可能早就沦为祁学东、顾玄武掌中的玩物了,更不要说报仇雪恨了。

    想到这里,乐正弘拉着母亲的手真诚地说道:“妈,你这辈子为我和妹妹的付出难道我们还不知道吗?可我们毕竟不是孩子了,有些事情没必要再遮遮掩掩。

    说实话,你一方面希望我能够成熟起来,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可另一方面却又替我包办一切,好像我永远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

    我可不认为你这是出于对我的爱,不过是为了满足你强势的控制欲而已,这一点可能你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说实话,我也承认,如果关璐不出事的话,我恐怕会满足于你的所有安排,甚至也会习惯于关璐的强势性格,但自从她出事之后,我慢慢意识到自己不能活的这么窝囊。

    如果当年的我不是这么胆小懦弱的话,关璐也不一定会走上不归路,所有的悲剧也不一定会发生,所以,我希望自己坚强起来,要给自己、给关璐一个交代,我不能再眼看着你们走回头路了。”

    周钰听了儿子的话坐在那里怔怔地发呆,好一阵才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真是你说的那样吗?”

    顿了一下,扭头盯着乐正弘问道:“你明白我们目前的处境吗?难道觉得自己真的有本事摆平一切?”

    乐正弘摸出一支烟点上,说道:“表面上看,我们目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天下太平,可实际上暗中却波涛汹涌,危机四伏。

    首先,关璐的复出就有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她过去干过的事情,她的假卧底身份,以及那些暗中盯着她的‘老朋友’,所有这些因素都有可能演变为一场危机。

    所以,我坚决反对她参与蓝裳组织的任何事务,不仅如此,我甚至觉得她都不应该公开露面,而是要保持低调,尽量不要让她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

    周钰哼了一声道:“你反对有什么用?你觉得她能听你的吗?”

    乐正弘阴沉着脸说道:“我知道她不会听我的,以前她从来不会听我的,现在就更不可能听从我的劝告了,这也是我不惜绑架她的原因。”

    周钰伸手在乐正弘的脑门子上狠狠点了一下,嗔道:“你还有脸说呢,提起这件事我就来气,既然绑架了她,怎么会又让她跑出来?可见你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乐正弘一愣,随即问道:“妈,这么说你是同意我这么做的?”

    周钰嗔道:“我什么时候说过同意你这么做了?我的意思是,不管做什么事,既然做了就做到底,像你这样不三不四的,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让事情变的更复杂。”

    乐正弘也一脸后悔地说道:“我怎么就糊涂了呢,竟然会让陆素珍这个老妖婆去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