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妻子的秘密 > 第369章 破格接见
    戴明月想了一下说道:“四号敢这么做,背后有人替她撑腰呢,看来,戴凝确实是准备单干了,她现在唯一忌讳的就是段碧书,如果没有她母亲约束,她早就不会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王妈愤愤地说道:“最重要的是我们居然都没有制约她们的手段,段碧书虽然没有表面上支持她女儿单干,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我看,她和戴凝一样,试图把整个组织都变成她的家族企业,所以,关璐死后,你就成了她们唯一的障碍了。

    夫人,不是我在危言耸听,你可要当心啊,戴凝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即便她不动手,跟她有利益牵扯的人也会动手。”

    戴明月哼了一声道:“我这些年之所以忍气吞声,完全是看在段碧书的面子上,并不是我怕了她,我就等着谁耐不住跳出来呢,那时候我可就要大开杀戒了。”

    王妈嘟囔道:“你总是这么说,可总是手软,说实话,她们杀关璐和孙斌明显就是在试探你的底线,结果你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下可不要骑到咱们头上来了吗?我甚至都怀疑你是不是要和老太太一样吃斋念佛呢。”

    戴明月笑道:“难道吃斋念佛就不杀人了?当年的祖师爷段清香可是嘴里念着佛,手里拿着刀。”

    王妈在戴明月的腿上用力捶了一下,大声道:“这就对了,如果老太太像祖师爷那样的话,戴凝敢这么猖狂吗?”

    戴明月腿上吃痛,嘴里哎吆一声,骂道:“你要死了,没轻没重的,骨头都快被你敲碎了。”

    王妈急忙替戴明月揉着腿,笑道:“哎呀,不小心,不小心,这说着说着就忘了。”

    戴明月疑惑道:“你这老货也一把年纪了,这手上的力道还不小啊。”

    王妈吹牛道:“夫人,我从老太太那里学来的那点功夫可从来没有丢下过,别看我一把年纪了,三四个小伙子不一定是我的对手呢。”

    正说着,一位年轻的保姆悄无声息地走进来说道:“夫人,来了一个叫杨惠珊的小姐,在楼下等着呢。”

    戴明月摆摆手让小保姆出去,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去带她上来。”

    王妈提醒道:“夫人,你可别忘了,这小妞可已经进入了警察的视线。”

    戴明月挥挥手说道:“你少啰嗦,难道我还不清楚?我又不是让她去干杀人放火的事情。”

    王妈笑道:“倒也是,杀人放火的事情我最拿手。”说完,下楼去了。

    不一会儿,王妈带着杨惠珊走了进来,杨惠珊虽然没有见过戴明月,可也猜得出坐在沙发上的贵妇应该就是自己的大恩人,还没有等戴明月说话,双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说道:“阿姨,谢谢你赞助我念完了大学,今天终于见到恩人了。”

    戴明月淡淡一笑,起身把杨惠珊拉起来,笑道:“你没必要这样,我可不是只赞助了你一个人,事实上,这些年我赞助过的学生连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要不是王妈提醒我,我也想不起你了。”

    杨惠珊说道:“其实我早就听说过戴阿姨的大名,只是无缘相见,可心里面早就想亲自过来说声谢谢。”

    戴明月拉着杨惠珊坐在自己身边,将她稍稍打量了几眼,说道:“我听说你大学已经毕业了,找到工作了吗?”

    杨惠珊说道:“还没有正式毕业呢,不过,下个学期已经没有课了,正在找实习单位。”

    戴明月点点头,说道:“我听王妈说你是学会计的,这个专业应该不难找工作吧?”

    杨惠珊说道:“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因为公司招聘财务人员有经验的优先,像我这种刚出校门没有一点经验的也不是太好找。

    何况,我上的也不是名牌大学,我的同学有不少人都转行了,不过,我倒是没有打算改行,准备找一家公司从财务助理做起,慢慢积攒经验。”

    戴明月说道:“是啊,好不容易学了四年,如果转行的话也太可惜了,经验可以慢慢积攒嘛,谁也不是生来就有经验的。”

    戴明月见王妈站在一边虎视眈眈地盯着杨惠珊,摆摆手说道:“你别待在这里了,去告诉厨房,多抄几个菜,惠珊等一会儿在这里吃晚饭,对了,给安南打电话,让她也回来。”

    杨惠珊急忙说道:“戴阿姨,不用客气,我还要赶最后一班车回家呢,太晚了就没有车了。”

    戴明月笑道:“没车怕什么,等一会儿我让我女儿开车送你回去。”

    杨惠珊有点不安地说道:“这也太麻烦你们了。”

    戴明月收敛了笑容,盯着杨惠珊注视了一会儿,说道:“其实,我今天让他们找你来,一方面是想了解一下你毕业以后的打算,另一方面还有几件事想问问你,只是不清楚你愿不愿意跟我说实话。”

    杨惠珊急忙说道:“什么事,你尽管问吧,你是我的恩人,不管什么事都不会隐瞒的。”

    戴明月点点头,犹豫了一会儿,问道:“我听王妈说你认识洪碧?并且关系还不一般。”

    杨惠珊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她是我的老板,关系倒是挺一般的,只是她见我也是南安县人,所以对我一直很照顾,说实话,碧海蓝天如果不被查封的话,我打算过完年去那里实习呢。”

    戴明月稍稍沉吟了一下,说道:“你说她是你老板?难道你一直在她那里打工?”

    杨惠珊说道:“是啊,差不多两年多了。”

    戴明月问道:“洪碧经营的娱乐场所,你在那边具体做什么?”

    杨惠珊脸上泛起红晕,扭捏地说道:“也就是做点服务性的工作。”

    戴明月盯着杨惠珊有一会儿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惠珊,如果你不想回答我的问题就可以不回答,但不能对我有任何隐瞒。”

    杨惠珊猜测戴明月可能已经暗地里对自己的情况做了调查,一时又紧张又兴奋,心想,如果能留在大老板身边工作的话,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是眼下还摸不透她召见自己的真实意图,但不管她有什么意图,撒谎是肯定不行的,否则很有可能白白浪费了一次宝贵的机会。

    想到这里,杨惠珊晕着脸说道:“刚开始去那里是当服务生,后来就慢慢陪客人喝酒,有时候也走模特秀,后来认识了红姐,就开始陪客人了。”

    戴明月点点头说道:“你说的陪个人是不是就是陪睡?”

    杨惠珊不明白戴明月为什么要把问题问的这么详细,只好点点头说道:“有时候是那样,不过,关键是要看客人,也不是什么人都那样。”

    戴明月说道:“我明白了,虽然我不赞成在校的学生去那种场合打工,但每个人都有她的自由,只要是靠劳动吃饭,也没有什么羞耻的。”

    顿了一下又问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洪碧可能会给你介绍客人吧?”

    杨惠珊点点头没出声,脑子里却急速转动着,心想,难道她对自己陪过的那个客人感兴趣?说实话,自己这两年还真陪过几个大人物呢,只是老板一再交代,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

    果然,戴明月问道:“在洪碧给你介绍的客人当中,有没有你认识的人,或者说在社会上有地位的男人。”

    杨惠珊低垂着眼帘,沉默了好一阵,然后抬起头来说道:“阿姨,你赞助我上大学,我心里非常感激,将来如果有机会一定报答你的恩情。

    不过,碧海蓝天的事情我不想说,这也是我的个人隐私,另外,我们老板出事了,我也不想再提以前的事情,还请你原谅。”

    没想到戴明月不但没生气,反而赞赏地点点头,笑道:“你看,我确实不应该问这些问题,完全是好奇。”

    顿了一下,脸色一板,说道:“但有件事你必须告诉我,你从洪碧的保险柜里拿走了什么东西?这件事对我很重要,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说什么都不会有第二个人知道。”

    杨惠珊忽然就想起了那两个闯进房间的男人,心里面一阵惊恐,惊讶道:“你,你也想要拿东西?”

    戴明月对杨惠珊的反应心知肚明,解释道:“你别怕,我知道前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不过,那两个男人可不是我派去的,我也不会那样做,其实当时我就让王妈找你了,只是没找见。”

    杨惠珊稍稍松弛了一下,说道:“我确实从老板的保险柜里拿走了四个优盘,还有是几万块钱,不过,那些钱是老板送给我的,至于四个优盘现在已经交给警察了。”

    戴明月盯着杨惠珊问道:“是交给乐正弘了,还是交给警察了?”

    杨惠珊一听,顿时明白自己的一切举动应该都在戴明月的掌控之中,她甚至怀疑大恩人是不是要对自己委以重任,所以故意在考验自己对她是不是诚实。

    只是,一想到自己从杨翠花家里偷走的皮箱,心里忍不住一阵忐忑,生怕这件事也已经被戴明月知道了,不过,她打定主意,除非万不得已,绝对不会主动说出这件事。

    “开始乐正弘骗我是警察的卧底,并且他救了我的命,所以,就把四个优盘交给了他,可后来才知道他并不是警察。

    不过,警察也知道我从老板的保险柜里拿走了东西,他为了交差,把其中的一个优盘交给了警察,另外三个他自己留下了。

    回来之后他就找人破解了密码,发现上面都是一张账目,也看不明白,所以,剩下的三个优盘昨天上午在南安县也给了警察。”

    戴明月盯着杨惠珊问道:“除了这四个优盘,就没有其他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