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妻子的秘密 > 第395章 母子夜话(2)
    乐正弘说道:“她不过是想说她和关璐关系密切,以打消我对她的怀疑。”

    周钰缓缓摇摇头,说道:“我看,她可能和关璐真有亲戚关系,只是这件事我还没有最后确定,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话,那戴明月应该也姓关。”

    乐正弘吃惊的合不拢嘴,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会得出这个结论,忍不住笑道:“妈,你这是怎么推论出来的?

    我还专门问过关馨和戴安南,她们可不知道彼此有这一门亲戚,照你这么说,戴明月难道和关远山是兄妹关系?起码也应该是堂兄妹关系才能认关璐做侄女吧。”

    周钰犹豫道:“你上次在陆素珍家里不是见过那个劝她出家的老尼姑吗?”

    乐正弘疑惑道:“是呀,这事难道和老尼姑有关系?”

    周钰说道:“昨晚我和陆素珍拉家常,她说起了一件往事,这才引发了我的联想。”

    “什么往事?”乐正弘惊讶地问道。

    周钰斟酌了一会儿说道:“据陆素珍的说法,她婆婆或者说关远山的母亲认识白云寺那个玄月师傅,这个玄月师傅当年是南安县一个大家闺秀,由于发生了家庭变故,只身逃了出来,最后流落到了关家村的什么地方,由于饥寒交迫差点死在路上。

    当年关远山的父亲在山上养蜂,碰巧救了这个大家闺秀,于是两个人就偷偷在山上的草棚子里住下了。后来这件事被关远山的母亲发现了,结果事情闹大了,这个大家闺秀只能逃走。

    不过,陆素珍的婆婆临死前告诉她,白云寺那个玄月师傅就是当年的哪个大家闺秀,并且姓戴。”

    乐正弘脑子反应很快,激动地问道:“你的意思是这个大家闺秀逃跑的时候已经身怀有孕,而肚子里的孩子就是戴明月?”

    说到这里,忽然打住了,整个人从沙发上直挺挺地站起来,脸上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周钰吓了一跳,急忙问道:“你这是怎么啦?”

    乐正弘一拍大腿,似无限悔恨地大声道:“哎呀,我简直眼瞎啊,应该早就猜到了。”

    周钰疑惑道:“怎么?难道你早就怀疑戴明月和玄月师傅是母女?”

    乐正弘没有回答母亲的话,说道:“妈,且不说戴明月到底是不是关远山父亲下的种,但她和戴明月肯定是母女,说实话,我第一次在蓝尚园见到戴明月的时候,只觉得面熟,好像在哪里见到过,可一直都想不起来,你这么一说,我茅塞顿开,搞了半天,戴明月的相貌像极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我在郑母娘家里见到的那个老尼姑,实际上她们的遗传关系很明显。只是……”

    周钰问道:“只是什么?”

    乐正弘反问道:“你说戴明月今年多大岁数?”

    周钰说道:“应该快六十岁了吧?”

    乐正弘不信道:“有这么大吗?”

    周钰嗔道:“她女儿都比你大,难道她还会比我小吗?从她的病例资料来看,她起码大我六岁。”

    乐正弘疑惑道:“问题就在这里,岁数有点对不上,那个尼姑虽然老,可最多也就是五六十岁的样子,年纪看上去比戴明月也大不了多少啊。”

    周钰摇摇头说道:“你看到的只是外表,据陆素珍的说法,那个老尼姑的年龄起码八九十岁了,做戴明月的母亲绰绰有余,不过,方外之人,并且又习武,保养的好罢了。”

    乐正弘惊疑不定道:“如果玄月尼姑真是戴明月的母亲,那这个组织可能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说不定她才是幕后策划者,只是一个尼姑哪来的人力物力?”

    周钰说道:“你别小看尼姑,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按照陆素珍的说法,玄月在南安县的下层老百姓中拥有崇高的威望,信徒遍布附近的乡村。

    只是,我到现在都搞不明白这个组织的宗旨是什么?从她们把七把钥匙分散开来的做法判断,好像有不在在乎传说中段清香的宝藏。”

    乐正弘说道:“她们在乎也没用啊,首先钥匙没有找齐,即便找齐了八把钥匙,段清香的坟也找不到,所以,已经放弃了。

    不过,现在看来,这个蓝裳组织应该是一个女性团体,秉承了当初段清香的某些理念,后来渐渐演变为一个集女权、慈善、产业经营为一体的秘密组织。

    也许玄月当初成立这个组织的初衷是好的,但后来慢慢变质了,某些成员甚至干起了违法的勾当。

    比如洪碧贩毒,戴凝掌控慈善捐款,关璐操纵孙斌非法集资等等,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犯罪团伙,目前就是不清楚戴明月和段碧书是否也和这些违法犯罪有牵连。”

    周钰若有所思地说道:“任何组织内部都不可能是铁板一块,随着财富的积累,人心就会变,蓝裳组织内部也免不了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关璐有可能是当了谁的财路,或者是野心膨胀,想跟谁分庭抗礼,所以才招致了惨祸。”

    乐正弘吃惊道:“妈,你觉得关璐是被人谋害的?”

    周钰顿时有点后悔,急忙摆摆手说道:“这不过是猜测罢了,南安县绑架你的那个女人不是说了吗?他们的目标是孙斌,关璐的死是个意外。”

    乐正弘哼了一声道:“那些人的话没有可信度,现在下这种结论还为时尚早,不过,我觉得离真相不远了。”

    周钰担心道:“越是离真相不远,你要越发谨慎,且不说戴凝洪碧在拿起车祸中扮演什么角色,即便戴明月也不会听任自己的组织背上犯罪的名声,要不然,她为什么不调查关璐和孙斌的死因,明摆着就是不想引起内讧。”

    乐正弘愤愤道:“所以我一直怀疑她知道真相。”

    周钰叹口气道:“也许她也无能为力,戴凝现在财大气粗,已经形成了气候,戴明月未必能管得了她,如果贸然翻脸的话,蓝裳组织恐怕马上就会分崩离析。”

    乐正弘说道:“这一点可能被你说中了,关璐死后,戴明月在组织中恐怕有点孤掌难鸣了,戴凝勾结洪碧和杜洋跟她作对,杨玥是新人,没有多少实权,眼下她只能独自支撑局面,所以,我估计她只能和段碧书进行妥协。

    不过,现在洪碧完蛋了,戴明月很有可能借此机会整顿内部事务,而戴凝肯定不会乖乖就范,所以,她们之间的较量早晚会白热化。

    就在昨天下去,戴安南在关北镇差点被人绑架,虽然目前还不清楚绑架者的身份和目的,但我怀疑有可能是戴凝暗中指使人干的,目的当然是给戴明月发出警告。”

    周钰吃惊道:“竟有这事?敢对戴明月女儿动手的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小混混,看来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乐正弘说道:“我了解戴安南的脾气,如果被她查明真是戴凝暗中指使的话,那么戴明月和戴凝的矛盾恐怕要在戴安南身上爆发。”

    周钰摆摆手,站起身来说道:“我看,你还是少操这份闲心,蓝裳组织内部的事情跟你确实没有什么关系,你还是把精力放在自己的生意上。

    戴明月让她女儿跟你合伙做生意,有可能就是给你某种补偿,但也算是给了你一次绝好的机会,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把握住这个机会了。”

    乐正弘笑道:“我先不管戴明月有什么目的,这个机会当然不会错过,目前我们已经在安南县确定了三个项目,戴安南让我初三就过去。”

    周钰惊讶道:“初三?这么早啊。”

    乐正弘点点头说道:“初三戴明月在家里请客,戴安南让我过去和一些人先认识认识,今后要经常大交道,另外,公司这边也要过去五六个人,住宿和办公地点都必须先安排好。”

    周钰嗔道:“你不是总经理吗?怎么这些小事都要你亲自安排?”

    乐正弘笑道:“这不是刚开始吗?只能亲力亲为了。”

    周钰犹豫了一会儿,说道:“你准备带关馨去吗?”

    乐正弘有点心虚地说道:“我是不想带她去,不过,她肯定要闹。”

    周钰走进乐正弘小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了?要不然怎么一点底气都没有?”

    乐正弘红着脸嘟囔道:“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其实带着她也未尝不可,不管怎么说,她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

    周钰哼了一声道:“我也不清楚你和戴安南究竟是什么关系,我是担心她们两个互相看不惯,到时候可别互相掐起来。”

    乐正弘哼哼道:“安南是绝对不会这么小心眼的,关馨这边走之前我要把话跟她说清楚,我可是去做生意的,要是她无理取闹的话,我也不客气。”

    周钰想了一下说道:“陆素珍昨天晚上好像有催婚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关馨让她说的,我看,你如果真心喜欢她的话,不妨就娶了她算了,这样你们两个人也就不用再内耗了,毕竟,夹生饭吃着也不舒服啊。”

    乐正弘急忙说道:“妈,我现在事情这么多,可以说是千头万绪,要结婚也必须等到把手头的事情理顺啊,现在就结婚未免太仓促了。”

    周钰嗔道:“我又没说要大操大办,能占用多少时间?我看你是不是还没有最后下决心?我可警告你啊,这种事情可不能脚踩两条船。

    要么戴安南,要么关馨,只能顾一头,我个人倾向于关馨,戴安南可不是居家过日子的女人,再说,我不希望你卷入戴家的是是非非。”

    乐正弘犹豫了好一阵,说道:“妈,如果陆素珍再来问我和关馨的事情,你就先给她吃颗定心丸,你就说,初步估计今年国庆节结婚,至于到时候能不能结,那就另当别论了。”

    周钰笑骂道:“你这兔崽子也学会开空头支票了,我倒是担心这大半年的时候,你可别把关馨玩腻了,到时候连结婚的心思都没有。”

    乐正弘红着脸说道:“妈,什么空头支票?这是一种承诺,再说,夫妻之间必须靠感情维系,什么玩腻不玩腻的,这话说的也太难听了。”

    周钰打个哈欠说道:“好吧,我就把你的话转告陆素珍,到时候你要是耍赖,她自然会找你算账,不过,关馨知道你这个承诺之后,应该暂时不会再和你闹别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