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妻子的秘密 > 第431章 密道
    负责给关璐装修房子的江州市惠友公司其实是一家比较上规模上档次的装饰装潢公司,当初南安县关璐那两套老宅子的修缮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小活,所以压根没看上。

    结果,他们就把这个小活转让给了另一家小公司,可没想到活干完之后,剩余的尾款一直结不回来,负责跟他们联系的人先是找借口拖了几个月,最后才承认自己只不过是受人之托的律师,实际上的客户已经出车祸死了。

    好在大部分工程款已经支付,剩下的只是十几万尾款,所以,对方催要过几次之后好像也不打算要了,只是威胁要把代理律师张露告上法庭。

    可想想债主都已经死了,即便打起官司也不一定能把十几万块钱要回来,说不定还要白白垫上诉讼费呢,所以,一直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直到现在都没有把当事人告上法庭,时间久了,几乎把这笔钱忘掉了。

    可没想到突然接到了南安县方面的电话,居然有人愿意支付这笔钱,并且还有一个不小的装饰工程要给他们,不管是真是假,公司的老板李鹏在大年初六就带着两名技术人员赶到了南安县。

    乐正弘单独接待了李鹏一行,当他把李鹏交给他的两套老宅子的装修设计图纸仔细看了一遍之后,激动一颗心差点跳到嗓子眼。

    虽然他对这种装修图纸很陌生,但却有点天赋,要不然也上次在建筑设计院也看不出碧海蓝天那个车库的秘密了。

    所以,在仔细研究过这张图纸之后,他马上就意识到关璐装修的并不是房子,而是在老宅子的地底下搞什么名堂,那些地表下面的虚线和实线似乎意味着老宅子下面有一个地下工程。

    再考虑到关璐前期就支付了十余万工程款,加上剩下未支付的部分,工程款几乎是房款的一半。

    何况,根据张露的说法,装修工程干了差不多一个月呢,很显然,关璐在屋子的地底下花这么多钱,应该和装修房子没有多大关系,肯定是为了建立一个秘密地下储藏室。

    奇怪的是这么大的工程施工起来肯定兴师动众的,光是地窖的土方都不知道要运出去多少呢,可为什么街坊上就没有听说过呢?难道他们都是深更半夜施工?并且,这么大的工作量,二十多万块钱似乎也太便宜了一点。

    “你们在这栋老宅子下面挖了一个地下室?”乐正弘虽然心里激动,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李鹏带来的一个技术人员说道:“地下室并不是我们挖的,以前就有,我们的工作就是负责把一号老宅子通往地下室的入口用水泥封死,然后再从那里挖出一条八米长的通道。”

    乐正弘心中一动,急忙问道:“通道?通往哪里?”

    技术员拉过图纸,指着旁边的老宅子说道:“就是通往隔壁的二号老宅子,你看,这个老宅子的院子里有一个大蓄水池,旋转水池边的一个闸阀水位就会下降三四米,同时侧壁上就会露出一个入口,从这里可以进入一号老宅子的地窖。”

    乐正弘问道:“那个地下室有多大?”

    技术员摇摇头说道:“地下室还有一扇铁门,我们没有进去过,我们只是挖一条通道通往铁门,铁门里面具体有多大我们也不清楚。”

    乐正弘脑子里浮现出老宅子的院子的西北角上那个大蓄水池,兴奋地点上一支烟,似不经意地嘀咕道:“这不是吃饱了撑得慌吗?”

    李鹏笑道:“女人有时候小心眼的令人吃惊,这个业主显然想以后卖掉一号老宅子之后,让自己的二号老宅子拥有一个免费的地下室,只要她自己不说,谁会知道呢。”

    乐正弘笑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能理解了,我前妻就是这么一个精打细算的人,好在现在两套老宅子都是我的,入口在哪里都无所谓,不过,要不是看图纸的话,这个地下室可能就白白浪费了。”

    李鹏既然拿回了剩余的欠款,对老宅子也就没有什么兴趣,急忙说道:“乐总,我们带来了办公室的装修图纸,请你先看看。

    如果这个活能交给我们干的话,看在你这么讲信用的份上,我们可以在总价的基础上再给优惠百分之二,并且白质保量。”

    乐正弘此时和李鹏的正相反,他的心思全在老宅子的地下室上了,对办公室的装修一点提不起兴趣,摆摆手说道:

    “李总,这种小事我一般不过问,公司的田副总专门负责这件事,你现在就去找他谈谈,如果能保质保量,价格合理的话,我没有意见。”

    送走了李鹏几个人之后,乐正弘又拿起那张图纸仔仔细细看了一遍,随即点上一支烟,兴奋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要不是尽量克制住自己,恨不得马上就跑去老宅子看个究竟。

    他基本上断定,自己这一次算是找到了关璐的老巢,且不说里面是不是藏着金银财宝,单凭关璐花费的这番心思,这个地下室肯定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不过,在采取行动之前,有一个问题他必须先考虑清楚,那就是万一在地下室发现了关璐的遗产自己将该怎么处理。

    很显然,关璐的遗产肯定不是一笔小钱,且不说那些传说中的古董,即便有几个亿的现金也不奇怪。

    难道自己能吃得下这笔巨款?即便吃得下,也必将冒着巨大的风险,一旦走漏了风声,且不说警察不会放过自己,那些在暗中寻找关璐遗产的人也不会善甘罢休,即便戴明月也会逼着自己交出来。

    当然,最安全的办法就是把这一切都交给洛霞,只要关璐的遗产落在警察手里的消息一公开,自己也就彻底失去了价值,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麻烦。

    但问题是关馨能同意自己这么做吗?关涛虽然没有明确表态,但也不一定赞成自己干这种蠢事,另外,母亲对这笔巨款究竟持什么态度目前也不清楚,毕竟她现在可是一名蓝裳成员了。

    按道理,乐正弘在找到了关璐的遗产之后,第一个知情者应该是周钰,不管怎么说,母亲可是他最信任的人,并且还能替他出出主意。

    可那天晚上周钰突然出现在蓝裳的聚会上,这让他有点受刺激,在那一瞬间忽然觉得母亲有种陌生感,彼此的信任自然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当然,他倒不是怀疑母亲会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而是生怕关璐的遗产会给母亲带来麻烦。

    毕竟,所有蓝裳的成员都把关璐的遗产看做是组织的财产,做为蓝裳组织的成员,母亲如果和自己的儿子私吞组织财产,万一被老尼姑知道了,肯定不会轻易罢休,想想洪碧的下场,就不能把母亲扯进来。

    说一千道一万,眼下只有三个选择,一是马上把老宅子的秘密告诉洛霞,那就意味着万事大吉,第二个办法就是告诉戴明月,说不定还能弄点汤喝,也不会有什么风险。最后一个办法就是铤而走险,让自己成为关璐遗产的真正继承人。

    但前两种做法虽然显得光明磊落且没有什么危险,但显然心有不甘,不管怎么说,在关璐的死因没有查清楚之前就把这笔钱交出去,总觉得对不起关璐。

    再说,这种好事难道关璐自己不会做?她为什么要煞费苦心把这些财宝藏起来?如果自己就这么交出去,不仅显得无能,甚至关璐在天之灵都看不起自己。

    哼,交给警察对不起关璐,交给戴明月对不起自己,看来只能豁出去赌上一把了,反正在关璐死因没有弄清楚之前,这笔钱只当由自己保管好了。

    问题是,自己一个人能吃得下这么多钱吗?怎么也要需要一个帮手吧?

    乐正弘在屋子里转悠了十几圈,最后还是把注意力集中在了戴安南身上,他觉得自己在关璐的遗产上如果确实需要一个合作者的话,这个人既不是关馨,也不是关涛,更不是母亲,而是戴安南。

    这个选择乍一看起来似乎有点荒唐,因为做为戴明月的女儿,戴安南本来就和蓝裳组织有撇不清的关系。

    何况,她一心想替自己母亲洗刷嫌疑,一旦把关璐遗产的秘密告诉戴安南,实际上也就是变相地告诉了戴明月。

    不管戴明月怎么处理这笔遗产,反正跟自己的关系就不大了,当然,她可能会给予自己适当的奖励,以便堵住自己的嘴。

    不过,乐正弘觉得戴安南也只是嘴上说说,一旦关璐的遗产落在她的手里,凭这婆娘的脾性,既不会交给警察,也不会交给母亲戴明月,多半会变成自己公司的资产,而她也有能力吃下这笔钱,并且不会引起外界的主意。

    乐正弘之所以对戴安南这么有把握,这倒不是说她是个贪得无厌的人,而是她倔强的脾气不会屈服于任何势力。

    那天晚上偷窥了蓝裳的聚会回来之后,两个人在车上又谈论了好长时间,从戴安南的话可以听出来,她对蓝裳的前景并不看好。

    并且有意把母亲手里的资产分离出一部分做为公司的资产,避免蓝裳组织一旦出现什么意外的话自己不会成为穷光蛋。

    而在乐正弘看来,戴安南真正担心的好像还不是蓝裳组织的崩溃,而是在担心母亲戴明月会有什么意外。

    虽然她嘴上没说,可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老尼姑好像对她们母女并没有多少亲情,而实际上那天晚上老尼姑对自己的女儿确实不假辞色。

    尤其是在处理戴明月和戴凝冲突的时候,只是一味玩弄手段,试图平衡双方的力量,看不出一个母亲的偏向性。

    说实话,在乐正弘看来,老尼姑对戴明月的态度甚至都比不上一个徒弟,而戴安南虽然心里面对这个外婆充满了敬仰,可内心里似乎更多的是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