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威武不能娶 > 第七百六十八章 偏心
    蒋慕渊斟酌着用词,与圣上道:“在我看来,三舅哥胆大心细、英勇无畏,能当斥候、能做先锋,而大舅哥更具大将之风,在兄弟之中也有威信,三舅哥很听他的。”

    圣上听罢,笑了一声,道:“不替你嫡亲的舅哥说说好话?”

    蒋慕渊道:“瞧舅舅您说的,堂的嫡的,不都是我舅哥嘛。

    六舅哥武艺不错,可论功绩,比不上深入草原的三舅哥,比威信,亦比不过长兄。

    虽都是顾家子弟,但六舅哥早几年就进京了,后来一直在余将军麾下,他对北地的了解也比不过其他兄弟们。

    我举贤不避亲,求到舅舅跟前,已经让您为难了,当然要推举一个最合适最能服众的,这时候还推举六舅哥,不是让舅舅您更难做吗?”

    圣上冒出那么一番话来,是打趣也好,是试探也罢,蒋慕渊把问题又抛回去,从言辞之中,总归挑不出错处来。

    “你不提,朕倒是忘了,顾云齐原先是余将军麾下的,眼下余将军挥师南下,他也缺人手调度。”圣上摸着下颚,道。

    蒋慕渊接了话,道:“我们在北边听了消息,舅哥也很挂念,他前几年在余将军帐中历练,不说将军、参将们,同营的兵士们也给了他很多帮助,他也想尽一份力,就跟我一块回京来了。”

    “挺好,既然回来了,之后打仗也带上他。”圣上颔首,而后看了韩公公一眼。

    韩公公会意,打发了其他内侍出去,只他自个儿服侍圣上。

    圣上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朕也有些事情要跟阿渊你商量,前一阵子,三公提出来让朕立太子,朕在大朝上也提过一回,但最终没定下,朕想听听你的意思。”

    蒋慕渊挑眉,端正道:“于朝廷,立太子是大事,于私,几位殿下都是我表兄弟……”

    “顾家那儿还全是你舅哥呢!”圣上瞪了蒋慕渊一眼,“你连舅哥们的事儿都能说明白,让你说说表兄弟,你有什么好为难的?”

    蒋慕渊笑了一通:“舅舅,那我可就敞开了说了?”

    “说吧,朕还会因为几句话的事儿揪着你?”圣上哼了声。

    蒋慕渊道:“表兄弟和舅哥们,这是两码子事儿呢,就像舅舅您说的,舅哥之中还有我媳妇儿一母同胞的兄长,我不一味地替他说好话,那就算不上偏心、不讲理。

    再者,岳家那儿,长辈们几乎都不在了,云锦她继母不担事儿,另一个是大伯娘,是战死的顾将军的遗孀,占了嫡也占了长。

    我和舅哥们也亲近,真有你说服不了我、我也说服不了你的状况,顶多打一架,爷们嘛,什么事儿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将门就是讲拳头,也没有哪个女眷出来拦着闹着不给打一架。

    您说说,这搁在表兄弟之间,行吗?

    真有哪天,不说我和孙恪,我跟其他表兄弟打起来了,您不拦着,后宫里的娘娘们就先坐不住了吧?”

    圣上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朕让你说谁合适,您就跟朕讲你们表兄弟要打一架?你敞得够开的!”

    蒋慕渊又道:“顾家好解决,大舅哥占了嫡长,本身能力、威信又足够,他能让底下兄弟们福气,而几位殿下……”

    圣上闻言,叹息道:“是啊,中宫无子,祈儿虽是长子,但只论能耐,比不过睿儿,睿儿倒是有能力,偏比祈儿年幼……”

    蒋慕渊听圣上苦恼地分析了一通,几位殿下的高下,圣上明明都很通透,进了文英殿的皇子,圣上多少都点评了几句,着重说了孙祈、孙睿和孙宣,对孙禛一带而过。

    这让蒋慕渊心中满是疑惑。

    圣上看得挺明白的,为何前世不管不顾地让孙禛登上了皇位?

    为了给能力极其普通的孙禛铺路,圣上让孙睿当了幌子,有这么一位合适的接任者在,让孙祈、孙宣等人即便有心,也只能避孙睿锋芒,不敢与孙睿争抢,朝臣们也认可孙睿,没有生出过另寻一主的念头,以至于黄袍落在孙禛身上时,大臣们就算不认同,也没有别的应对法子,就这么顺势由辅政大臣们扶着孙禛坐稳了皇位。

    圣上对孙禛的偏宠,让他放弃了孙睿,不仅蒋慕渊必死无疑,孙禛继位后,孙睿面临的也只有死局。

    一位曾经的监国皇子,龙椅唾手可得,时间证明过他的能力,这样的孙睿,不管龙椅上坐着的是孙祈还是孙禛,都不会让孙睿活下来。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孙睿老实也好,犯上也罢,哪怕一母同胞,他也不可能从孙禛手里活下来。

    熟知帝王之术的顺德帝不会不清楚这一点,但他还是那么选了,逼死了蒋慕渊这个外甥,也没有给孙睿这个儿子活路,不得不说,蒋慕渊看不穿圣上。

    蒋慕渊看向圣上,笑容依旧:“舅舅,您偏心哪一位表兄?”

    “浑说!”圣上道,“太子之位,这是偏心的事儿吗?”

    “我是还没当父亲,不知道做父亲的心思,”蒋慕渊眼珠子一转,“可作为父亲,应该会偏爱能力足、性情好、懂事又孝顺的儿子吧?总不会偏心一个在兄弟之间不出彩的吧?”

    蒋慕渊是明晃晃的试探,说得越是坦荡,圣上越不会疑心,毕竟,说圣上偏爱孙禛,满朝廷谁都想不到。

    圣上似乎也没有把蒋慕渊这句话放在心上,只是笑骂了一句:“皇太后还就偏爱恪儿那混球呢!恪儿有个什么本事?整日里瞎胡闹!”

    蒋慕渊道:“孙恪是没有本事,懂事也差一截,但性情好啊,对皇太后再孝顺也没有了,皇太后当然偏宠他。”

    圣上被堵了个正着,只比孝顺,那确实人人都比不过孙恪对皇太后,圣上自愧弗如,只能哼道:“你也就跟他穿一条裤子!”

    蒋慕渊嬉皮笑脸了一通,才又道:“舅舅,您到底偏心谁?”

    圣上按了按眉心:“朕要知道答案,还会心烦吗?罢了,睿儿和禛儿还没有消息,等人找回来了,再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