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都市小说 > 绯闻萌妻:影帝老公求抱抱 > 第562章 简直无用至极
    密码正确。

    颜凉诧异地瞧了他一眼,“你这是猜的?”

    “让程净查的。”唐谨然被她的话逗得轻笑出声。

    原来他在她的眼中,是这么无所不能的吗?

    颜凉瞬间恍然大悟,大悟之后,她暗戳戳地用手肘轻轻捅了捅他的腹部一下,细声说道:“还说不知道我今天要去哪。”

    不知道的话,怎么还能提前让程净去查这办公室门的密码呢。

    唐谨然这次没有否认了,轻轻握住她的手,带着她走进办公室里,反手将门关上。

    颜凉环视了办公室内一圈,接着抬脚走向前方的办公桌,拿起办公桌上摆放着的相框。

    相框里的照片,是严纪忠、林珍雪跟颜星星他们三人。

    颜凉眸眼一冷,直接把相框倒扣在桌上。

    她没有当场把这相框砸了,还算是够冷静的。

    唐谨然也瞧见了那张照片,搂着她的肩膀,没有说话。

    颜凉翻开桌上的文件,都是跟其他公司合作的一些合同,以及内部的策划方案。

    老实讲她看得不是很懂,但她知道唐谨然懂这些。

    颜凉默默转过头,看向唐谨然。

    唐谨然立刻了然,接过她手中的文件,一目十行地翻看。

    连续快速地翻看几份文件后,他简单地说道:“颜氏这边占的利润比有点低。”

    颜氏必须退到被人压着打的地步,才有公司愿意与颜氏合作。

    唐谨然眉头微蹙着。

    这种文件要是出现在唐氏集团总裁的办公桌上,那谈下这份文件的人,不必留在唐氏了。

    简直无用至极。

    颜凉听出他委婉的另一层意思,抿紧了唇,“以前不是这样的。”

    自从她的妈妈将总裁的位置卸任,让父亲严纪忠接手后,颜氏日渐一日的没落下来。

    门口突然传来一阵骚动,紧接着,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

    严纪忠站在门口,满脸的怒意,在看到颜凉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时,更是气得脸都红了,他正要大声呵斥颜凉,忽然发现颜凉身旁还站了一个人。

    他上下打量了那人一眼,当与那人的冷眸对视上后,他才发现那是唐谨然。

    他对唐谨然莫名有点忌惮。

    严纪忠脸上的怒意顿时消散了不少,只是看向颜凉的目光里,依旧带着浓浓的怒意:“颜凉,你这是在做什么?”

    “你不知道吗?我毕业了。”颜凉丝毫不被他的怒意所影响,有了唐谨然在身旁,她更加不怕严纪忠,“颜氏总裁的位置你坐了那么多年,不会都忘记我妈妈遗嘱上是怎么写的了吧?需不需要我把遗嘱的内容仔细清楚地念一遍给你听。”

    颜凉的母亲颜缪容不仅留给颜凉40%的股份,在遗嘱上也写明了,只要颜凉大学毕业,只要颜凉愿意,颜凉可以随时回到颜氏,当任颜氏总裁。

    严纪忠当然没有忘记遗嘱的这条附加内容,但根本没有料到,颜凉竟然真的来了,来抢他颜氏总裁的位置!

    真是白养了这么一个女儿!

    刚消散去的怒意瞬间回来了,严纪忠瞪着颜凉:“你疯了吗?我是你的亲生父亲!”

    “你说这句话不觉得恶心吗?”颜凉拿起那个被倒扣在桌上的相框,将照片面朝着他,扬起嘴角,眼底一片冷意:“我的父亲早在我十四岁那年就死了,你现在只是颜星星的父亲。”

    十四岁那年,舅妈带着她来到唐家,严纪忠一句话也没有说,而后更是没有去唐家关心过她,每次去唐家,都是因为颜星星那对恶心的母女!

    她对严纪忠留存的亲情,全部都被严纪忠挥霍得干干净净。

    严纪忠看到那照片,恍然想起多年以前,这个相框里,放着的是他与颜缪容、颜凉三人的照片。

    他眼底闪过一丝动容,可当看到颜凉用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时,那点动容变成了怒意,“颜凉!你在胡说什么!颜星星是我的女儿,你也是我的女儿!”

    “停,我今天不是来跟你理清亲情关系的。”

    颜凉不想再与他说废话,用手指头点了点桌面,“从现在起,我是颜氏的总裁,你,是副总裁,听明白了吗,严纪忠?”

    严纪忠感觉自己快要被颜凉气晕了过去,正当他想冲动对颜凉动手时,一双手挽住他的手臂。

    林珍雪急匆匆地赶到,她在门口偷偷听了一会两人的对话,心里对颜凉狠狠骂了一遍,脸上却丝毫不见对颜凉的厌恶,她用着心疼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颜凉,柔声说道:“颜凉,他是你的爸爸,你不能这样做。”

    颜凉皱起眉头,啧了一声,“林女士,请别用那恶心巴拉的眼神看着我行吗?”

    “颜凉,你……”林珍雪像是被她这句话所伤害到,声音都哽咽了起来,“我明白,你还是讨厌我,但是,你讨厌我没有关系,你不能连你的爸爸都不认呀,而且……这些年,颜氏都是你爸爸一人辛辛苦苦经营着,怎么能随随便便就将总裁的位置给你来当呢?”

    “辛辛苦苦?”颜凉嗤笑着摇头,随意捏起一份文件,摔在桌上,“这就是他辛辛苦苦经营后的结果吗?那看来,更应该把总裁的位置让给了。”

    严纪忠觉得被自己的女儿这么打脸,实在是丢人。

    确实,在他接任总裁的位置之后,颜氏不如以前了。

    但他更多的情绪是恼羞成怒。

    严纪忠气得怒声呵斥道:“颜凉!马上给我起身!离开这里!”

    “我为什么要离开?我只是拿回我的东西而已,怎么,我犯法了吗?”颜凉抬了抬下巴,“需不需要叫律师、叫警察来?”

    “你、你……”严纪忠被颜凉气得话都说不出一句,大步走上前,就想挥她一巴掌出出气。

    林珍雪假意想要拉住她,但只是虚晃地做了个动作,“纪忠……”

    就在严纪忠距离颜凉不到一米远的距离时,一直沉默不说话的唐谨然,缓慢出声:“严先生,您如果还有什么想说的话,可以跟我们凉儿的律师说。”

    严纪忠的脚步硬生生停住了。

    颜凉没有承认严纪忠是她的父亲,唐谨然也懒得再称呼严纪忠为岳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