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网游小说 > 最强套路主宰 >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无极深渊25
    天空震动,随着老者的手一招,快速聚集出大片的乌云,随手水桶般巨大的雨点,炸向纪东。

    轰隆隆!

    平地里又猛然冲出一条巨大的水柱,形成翻涌的巨浪,把纪东存身的空间,全部都淹没了。

    罗家众人发出惊呼,他们都是兽王城的原住民,当然清楚,城主最强的招式,就是巨浪掌,但只是面对一个小辈而已,城主一出手,就是用最强的武学,这还是破天荒头一次。

    随后,罗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担心无比的看着纪东被巨浪淹没的地方。看到巨浪里半天没有动静,老者发出胜利的笑声:“哈哈哈,不用看了,中了老夫全力的巨浪翻天,那小子再是天才,也肯定被巨浪拍成了飞灰!”

    “不可能的,飞哥是不可能的有事的!”罗惺大声的吼道。

    “冥顽不灵!四儿的死,你们罗家也有份,今天,老夫索性就大开杀戒,把你们罗家满门五百口,杀一个鸡犬不留!”

    老者眼神散发寒光,杀死纪东,仅仅是老者的第一步,趁机铲除罗家,还有城中其他的家族,让城主府独霸全城,才是老者真正的目的。

    “杀!”

    武王境的气势下,罗家的武者,无一人能够抵挡,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天空巨大水滴,岩石般快速落下。

    “天灭之剑,葬天一剑!”

    轰咔!

    下落的水滴忽然全部静止,一道剑光,把乌云都撕裂的粉碎,纪东一步一步,带着冲天的剑意与杀意,终于摆脱了那股巨浪翻天的绞杀之力。

    嘴角留着鲜血,战魔金身,也布满了一道道裂痕,令纪东的身形,显得非常的狼狈,但纪东的脸上,却是带着一种发自内心的微笑,“武王境,不过如此!”

    亏纪东还以为,武王一重的实力,会跟南若风那般可怕,直到承受了这老者的一击,纪东才发现,面前这个武王一重的老者,跟南若风那等武王一重的天骄根本就没法比。

    甚至就连死去的武王一重的陈杰,展露出的实力,都要比这位老者要强上一些。

    “武王强者,我见过不少,你算是我见过的,最弱的一个!”纪东面露讽刺的看着老者,手中剑光一挥。

    轰!

    最后连周围还在翻涌的巨浪,还有那些巨大的水滴,全部被纪东一剑粉碎,化作流光消散在天地间。

    “怎么可能!”老者此时已经不是震惊,而是有一些恐怖了,巨浪翻天,是他最强的武学,十个武尊十重的武者,都不一定能承受的住,纪东不但承受住了,还仅仅是受到了一点轻伤?

    “罗惺,你结交的这个兄弟,实力竟然这般变态?”罗家的子弟,个个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仰望天空,仰望纪东的身影。

    “因为他是飞哥!”罗惺骄傲的昂起头,也看向纪东,眼神中有感动,更有坚定,心中暗暗发誓,他一定要努力修炼,就算赶不上纪东,他也要始终跟随纪东的脚步。

    轰隆隆!

    大战再次爆发,不过这一次,是纪东主动进攻,四重的魔皇经一个运转,纪东破裂的战魔金身,已经重新凝聚。

    “兽王城主,随我上高空一战!”纪东一步步抬脚,走向天空的云层,丝毫不在意,下方的老者,是否会偷袭他。

    这是纪东对实力的自信,突破到武尊十重,纪东举手投足,都洋溢着一股强大的信心,这是他对自身的武道的自信。

    也是老者对纪东感觉到恐惧的原因。

    “该死,罗家在哪里,结交到如此恐怖的年轻人,不过他既然杀了我儿,老夫跟他,已无化解的余地,只能趁他未成长起来,抢先一步,抹杀这个隐患!”老者想到这里,脸上忽然浮现一抹阴冷。

    紧追着纪东,冲进高空的云层的同时,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一只红色宝石打造的红魔手,带在手臂上。

    “极品宝器打造的魔手护臂?”纪东眼神一凝,随即明白,老者已经对他动了必杀之心,要拿出全力来对付他。

    “哈哈,没错,年轻人,老夫承认,之前小看了你,现在,就让你见识一下,老夫最强的实力!”老者露出自信的微笑。

    拥有红魔手这件极品宝器的加成,老者拍出的巨浪翻天,威力也比刚才,要足足提升了一倍。

    “巨浪翻天,山河毁灭!”

    整个兽王城,都响彻着老者威严,暴怒,又带着浓烈杀机的怒吼声,这一刻兽王城中,无数人抬头,仰望着天空,但他们根本看不到人,只是看到,无数的乌云,聚集在兽王城的上空,又变成滔天的巨浪,逆流而上,似要把天空都淹没。

    但让人们恐怖的,不是城主这恐怖的一击,而是在那巨浪之中,乌云之上,那道比烈火还要可怕,比烈日还要刺眼的一道剑光。

    这道剑光过处,连天空,都被割裂成两半,天地都在颤抖,整个兽王城,剧烈的摇晃,似乎也要在这道剑光,被瞬间毁灭一样。

    对纪东出手的老者,顿时就有一种末日降临的感觉,但还不等他多说,这道剑光,已经穿过了他的身体,连他这片天地一起,整齐的分割成两半。

    碰!

    在无数兽王城居民的注视下,高空的巨浪与乌云,全部消失,一位身穿战袍的老者尸体,缓缓分裂成两半,坠下天空。

    所有人都认的,那位老者,是这座兽王城的城主,是兽王城最强的存在,现在,老者却是死了,被天空中,一个两手空空,负手而立的青年一道剑光,当场斩杀。

    “天啊,那可是城主啊,武王一重的高手!”有武者看到这一幕,声音不可抑止的在颤抖。

    “城主又怎么样,自从他担任城主,他可做过一件,对我们兽王城有利的事情?”也有很多被城主府打压的家族,露出愤怒的神色。

    本来,在纪东斩杀李四后,害怕受到牵连,很多家族都跟罗家一样,收拾东西准备逃命了。

    但在看到城主被纪东不知用什么手段斩杀后,许多精明的家主,顿时放弃了逃走的打算,这几年,他们被老者压迫的太狠了,不知道有多少优秀的家族子弟,被强迫进入万寿山送死,成为凶兽的口粮。

    当武王城主在的时候,这些家族无法反抗,只能敢怒不敢言,现在,随着老者一死,这些家族,立刻就看到了报仇雪恨的机会。

    罗家家主最先反应过来,收拾好的东西往地上一丢,已经大吼起来:“罗家的子弟,随我来,我们报仇的机会,就在眼前!”

    随后就是罗家子弟的怒吼,传遍全城。

    “魏家的子弟,随我来,我们跟罗家一起!”

    “还有我张家!”

    “还有老子牛家!”

    不得不说,这兽王城的城主府,真的是坏事做尽,城主一死,都不用人组织,兽王城,大批的家族,包括大群的散修武者,都是兴奋的欢呼起来,然后愤怒的拿起武器,冲向了城主府。

    “哈哈哈,飞哥,你真的吓到我了,连武王一重的城主,都被你斩了,真不知你怎么做到的。”罗惺惊喜无比的飞向高空。他虽然不是武尊,无法自由飞行,但罗惺也有个很大的优势,就是可以跟灵鹰合体,获得灵鹰飞行的能力。

    只是看着罗惺长着一对肉翅,手中提着一把黄金战锤的样子,纪东总是有种想笑的感觉,要是以后罗惺再找根铁钉,没事锤两下,激发几道闪电,那形象基本就跟后世的雷公差不多了。

    这一战,纪东也是胜的毫无悬念。圣器一出,武王十重的血袍武王都要被秒杀,更何况老者不过武王一重而已。

    要不是顾忌人多,拿出圣器太惹眼,纪东都不用把老者引到高空的云层中;直接就可秒杀。

    根本不用纪东动手,早就习惯了纪东风格的罗惺,已经很自觉的把老者的尸体提前摸了一遍,拿着老者的空间袋,就交给纪东。

    “飞哥,这家伙可是武王,身上肯定有宝。”罗惺搓着手道。

    “一边去,就算有宝,你也别想,这可都是我的战利品!”纪东也笑骂一句,随后又是摇头。

    可惜了那件红魔手,也是极品宝器,却也承受不住圣器的威势,当场碎裂了,好在这老者的尸体,还可以利用一下。

    任由血菩提把老者的血气吸收,纪东发现血菩提还是没多大变化,不过想想,上次的血菩提,也是魔皇斩杀了十个武王,还有万具血尸,才最终成熟,显然要让这颗血菩提成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惺可以和纪东说说笑笑。

    还留在罗家的人,可就没有罗惺这样的胆量了,到底纪东可是能斩杀武王的人,就算没看到纪东斩杀武王所用的手段。

    但光是那道足以割裂天地的剑光,就足以让兽王城所有的武者感觉到发自内心的敬畏。

    兽王城的大小家族,在联手覆灭了城主府,发泄掉压抑的怨气后,考虑到纪东一剑斩杀武王的威势,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动城主府的任何宝物。所有的家族,都是在罗家主的引荐下,按照实力强弱,排好队伍,等着求见纪东。

    纪东还在跟罗惺叙旧,听到罗家的人回报,顿时不耐烦的摆手道:“不见,让他们走吧。”

    他过来兽王城,纯粹是因为罗惺在这边,可没功法,跟这些家族应酬寒暄。

    “可是纪贤侄,他们说,在城主府,发现了一处很神秘的地宫,估计就是城主闭关修炼的地方,那里有武王禁制,除了纪贤侄,他们都没办法突破。”

    罗家主非常恭敬的站在纪东面前,丝毫不敢拿大,又是对罗惺使了眼色,意思是,你跟纪东关系好,还不赶紧劝,只要有纪东在场,其他家族,肯定不敢跟罗家争夺利益。

    罗惺只能也劝说了一句:“飞哥,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城主是你斩杀的,里面的宝物,也应该属于你,就算你用不着,拿回去给纪家也不错啊。”

    “咦,罗惺你这样说,倒也不错,那好,我们就过去看看。”纪东经过罗惺也想起来,尽管魔皇已经回到封魔塔养伤,但以魔皇的层次,也不可能没事经常指点纪家的普通族人。

    但城主府的宝物就不一样了,他就算用不着,带回去给纪家,也能极大的增强纪家和天运武府的力量。

    纪东就和罗惺,罗家主一起走了出去,外面也早就聚集着各大家族的族人。看到纪东出来,纷纷围上来行礼。

    “晚辈牛家家主,欢迎纪前辈降临兽王城。”

    “纪前辈,有空请务必到我魏家一坐啊!”

    “多谢纪前辈,救我张家小辈,脱离苦海,还能斩杀邪恶城主,为我兽王城除掉一害。”

    “……”

    看到纪东出现,这些家族满脸堆笑,各种拍马,让纪东听的头都大了,好在有罗家主,八面招呼,顺便帮纪东挡驾。

    一群家主就酸溜溜的看着罗家家主,张口纪贤侄,闭口纪贤侄,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知道他们已经错过了最好的结交纪东的机会,现在说什么都差了一层。

    又看到罗惺一路上跟纪东谈笑风生,一看就是至交好友,好不风光,再看看自己家族的后辈,结交的不是酒肉朋友,就是狐朋狗友。

    很多家族长辈越是想,心里越是不平衡,少不得就要把跟在身边的后辈,恨铁不成钢的骂上几句,个别暴躁的还要踹上几脚,你看看人家罗惺,出去一趟,不但自己出息了,还能结交这样的贵人做好友,你们呢,你们整天除了在兽王城遛鸟又干了什么。

    啪啪啪!

    越想越气的家主们,少不得把几个看不顺眼的,抽上几巴掌,以示告诫。

    纪东走到城主府的时候,这里的战斗早就结束了,没有了武王境的城主坐镇,面对饱受压迫的兽王城居民的怒火,整个城主府连像样的抵抗都阻止不起来,已经被攻破了。

    但谁也没敢动城主府里的宝物,到底斩杀城主的是纪东,纪东不动,在场的又有谁敢动。

    “纪前辈,您这边走,里面就是以前城主闭关的地宫,据我们抓到的一个城主小妾说,里面城主突破武王的大秘密,任何踏入一步,就会引来杀身大祸。”一个等在这里的家族族长,把纪东引到了一处很奇特的地宫。

    说是地宫,其实跟野兽的洞穴没什么两样,还没走近,隐隐的纪东就感觉,身上的血菩提,似乎有发光的迹象。

    不用说也知道,地宫里面,肯定有大量的血气,还必须是武宗境的血气,这样才会引动血菩提的力量。

    “难道说,里面有大量武宗境武者的尸体?”纪东心中隐隐的有种不太好的感觉,当即对周围的家族道:“你们都退下,我独自进去看看。”

    “是,还请纪前辈多加小心。”

    这些家族不敢怠慢,纷纷退了出去。罗家主也退了出去,只有罗惺留下来,提着黄金战锤道:“飞哥,我留在这里,帮你护法吧。”

    “行!”

    纪东点点头,现在罗惺有极品宝器的黄金战锤,已经可以越级斩杀武尊一二重的高手,他就不用担心,有家族敢偷窥他动用圣器。

    在罗惺守住洞口的时候,纪东已经大步走进了这处奇怪的洞穴,也是走进去,里面的血腥气息,越是浓郁。

    当走到洞穴尽头的时候,里面有一道石门,上面烙印着很强的符文光芒,不用说,这肯定兽王城城主,布置的禁制了,没有武王境的实力,根本就别想要打开。

    这可难不住纪东,拿出凤血剑,向前面一刺,轰咔一声,面前的石门,连同阵法一起,已经被纪东破坏的一干二净。

    提着凤血剑,纪东走进了这间非常隐秘的密室,才一进去,浓郁的血腥气息,扑面而来。

    入目是无比震撼的一幕。

    这是一处巨大的地下溶洞空间,中间还有一条奔流不息的血色河流,里面流动的,全部都是散发着惊人血气的凶兽之血。

    纪东又看向这条血河的源头,发现那竟然是数万具武宗境的凶兽,甚至武尊境妖兽的尸体,层层叠叠,按照一定的规矩,堆积成一座座恐怖的尸山。

    仔细观察,纪东还发现,这尸山的布置,也非常有讲究左边的,全部都是雄性的凶兽,右边的,全部都是雌性凶兽。

    “左边流动的,全部是至阳至刚的血液,右边流动的,全部都是至阴至寒的血液,这个兽王城主,到底要用这些凶兽的血液做什么?”

    纪东非常好奇,干脆顺着这条血液河流朝着下面走,随后发现,这些血液流动的脉络,竟然跟人体的筋脉一样。

    整个地宫,更像是一副解剖后的血管流动的图画,这幅图画的尽头,则是一座巨大的丹炉。

    所有的血液,都汇集到这里,不断的冲刷着一刻拳头大小的凶兽内丹,还不断有其他的凶兽的内丹,随着血液河流流淌过来,被这颗黑色内丹吸收,变得更加有富有光泽。

    但奇怪的是,这颗凶兽内丹吸收了无数的血气,非但没有一点邪恶的感觉,居然还散发着浓烈的药香。

    “居然有药香!难道说,这兽王城主,之所以要十万头武宗境凶兽,就是为了用它们来炼丹?”

    纪东震惊了,尽管对炼丹知道不多,想这样的炼丹手法,纪东还是闻所未闻,简直是匪夷所思。

    “那边有个蒲团,应该是兽王城主,经常修炼的地方。”纪东快步走过去,在蒲团的石台上,他一共发现了两样东西。

    一本是巨浪掌的修炼秘籍。

    “巨浪掌,天级上品武学,我去,难怪这武王攻击那么弱,都武王了,还在用天级武学。”

    不过由此,纪东也终于知道了,武者想要获得高深功法和武学,到底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情。

    “这巨浪掌我用不上,倒是可以带回去给纪家,也许不久后,我纪家也能出一位掌法天才。”

    “咦,这又是什么,阴阳万兽丹?难道说,这就是那个武王,猎杀凶兽的原因?”

    迫不及待,纪东开始认真翻阅起来,花费了半个时辰,纪东才是看完这本阴阳万兽丹的抄本,眼中也闪过一抹明悟。

    “原来如此,这兽王城主,斩杀十万凶兽,果然是为了炼制这阴阳万兽丹。”

    根据抄本上兽王城主做的笔记纪东知道,这兽王城也非常有来历,在数千年前,这里竟然是远古宗门万兽宗的一个分部,以至于流传着许多有关御兽的法决。

    在万寿山的深处,偶然也会有武者发现万兽宗弟子死后留下的秘境。这位兽王城主,就是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一处远古宗门的遗迹,又从里面,得到了这张阴阳万兽丹的炼制手法。

    更是得知,只要按照这张丹方的手法,他不仅能强行突破武王的境界,而且每练成一颗万兽丹,他就能顺利突破一重武王的境界,堪称逆天。

    但有利必然有弊,万兽丹如此逆天,自然也有极大的副作用,那就是这些被猎杀的凶兽的怨念,也会残留在万兽丹中,被武者吸收。一头凶兽的怨念没什么,要是一万头凶兽的怨念联合起来,就是武王境的精神意念,都会被撕裂的粉碎。

    于是兽王城主就想到了一个绝妙无比的办法,他也不亲自动手猎杀凶兽,而是强迫兽王城的其他家族,帮他猎杀凶兽,既减弱了凶兽的怨念,同时还削弱了这些家族的力量,让他们再也没办法反抗城主府的欺压。

    好一个一石二鸟的毒计!

    看完阴阳万兽丹上的内容,纪东也不得不惊叹这城主的诡计,可惜诡计到底是诡计,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这城主再多的诡计,最终也被纪东一剑无情粉碎。

    随后,纪东就变得兴奋起来,“我现在是武尊十重,这阴阳万兽丹,又有强行突破武王的妙用,要是我炼化了,不是立刻就能突破武王?”

    又是在这座地宫走了一圈,发现附近已经找不到其他的宝物了,纪东也不去管还在炼制中的阴阳万兽丹,而是又重新走出了山洞。

    “飞哥,怎么样,里面难道没什么收获吗?”罗惺见到纪东刚进去不久就走了出来,不免有些疑惑,以为纪东没什么收获。

    “哈哈,罗惺,这次多亏了你,我在里面发现了兽王城主突破武王的办法,按照他的办法,我也很快会突破武王。”纪东高兴的说道,同时暗暗观察罗惺的反应。

    到底武王之下,都是蝼蚁,这样的秘密,已经足以引起很多生死之交,反目成仇。

    听到这话的罗惺也极度震惊,“什么,能突破武王的秘密,难道跟城主这几年逼我们猎杀凶兽有关,我就说,城主的资质也一般,他怎么就突破武王了。”

    罗惺反应很快,纪东起个头,他就差不多明白,兽王城的城主,到底是靠着什么突破的。吃惊过后,罗惺又高兴起来,还朝着纪东挤挤眼睛道:“飞哥,恭喜了,突破武王后,可不要忘了我们这些苦哈哈的兄弟啊。”

    “滚一边去,你一个罗家大少爷还苦哈哈,那不是让我们平头百姓喝西北风啊。”

    纪东佯怒的踹了一脚,心里却对罗惺的反应很满意,明知道里面有突破武王的机会,罗惺也没露出贪心,这个兄弟,他果然没白交。

    “飞哥,这地宫这么珍贵,要不要我提前把其他的家族人都赶走?”笑闹过后,罗惺的表情又严肃起来。

    到底这里可是隐藏着突破武王的办法啊,消息一旦流传出去,无数高手,马上就会过来争夺。特别是那些武尊十重,又寿命不多的,更是有可能直接拼命。

    纪东明白罗惺的担心,但想了想,要是把人赶出去,反而更加惹人怀疑,反正他有圣器在手,也不怕别人起什么坏心思。

    于是纪东就摆摆手道:“算了,让他们继续搜刮吧,只是不要他们来地宫打搅我就行了,对了,罗惺顺便麻烦你,帮我大量收集凶兽内丹,钱不是问题。”

    想要练成阴阳万兽丹,凶兽的血液是一方面,最后还有一个重要步骤,就是利用大量的凶兽内丹,完成丹药的最后阶段。

    听到纪东需要凶兽内丹,罗惺也不问为什么,只是郑重点头道:“飞哥你放心吧,我可以帮你把兽王城所有的凶兽内丹都收集起来,钱就算了,你斩杀城主,算是替我们全城除害,相信其他家族,也乐意拿出内丹来结交你。”

    “这可不行,巧取豪夺,那我跟兽王城的城主,有什么两样,这样吧,你告诉那些家族,除了这座地宫,城主府的所有宝物,我一概不要,只要他们拿出所有的凶兽内丹交给我。”

    纪东摇摇头,并不想要直接索要,那样就是城中的家族没怨言,他也会欠下很多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