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修真小说 > 平天策 > 第九百零四章 道宗法器
    “师叔!”

    那些组成阴雷剑阵的道人距离这名微胖道人最近,看到这样一幕,这些人纷纷骇然的尖叫出声。

    他们这些人的修为其实已经不算太差,但他们毕竟不是军中修行者,经历的残酷绞杀不多,此时这微胖道人被林意杀死,他们根本就不敢上前,反而不自觉的往后退缩。

    林意一击杀死这名微胖道人,心中燥意略减,他也不看那名被他杀死的微胖道人,目光却是落在前方的华真宗身上,“现在你可以喊你们的观主出来见我了?”

    华真宗微微眯起了眼睛,他自知不敌林意,但是此时却是和他身周那些师兄弟有截然不同的区别。

    他的脸上没有多少恐惧,面色阴沉如水,“你虽不明说你到底是何宗何派的修行者,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朝天宫原本就是皇命所赐,你在朝天宫杀人,简直是无法无天,难道真不想后果?”

    “怎么,剑阵不成却是讲起理来?”

    林意淡淡一笑,道:“你说是御赐朝天宫,那朝天宫是何朝所赐?似乎风调雨顺真人也只不过是前朝的封赏,今朝可是没有再行封赏。如此说来,你们也是霸着前朝的封赏,却来恐吓今朝之人?”

    华真宗一滞,他自持今日朝天宫之中能人云集,在他看来,林意虽然是猛龙过江,但恐怕也是不知今日朝天宫的深浅,注定要栽在这里,而且他心中知道自己在这些能人面前表现越是出色,将来就越是遭受重用,所以他此时镇定自若,但自古以来因言获罪的事例层出不穷,听到林意这么说,他心中反而是一寒,不敢接话,生怕说错了话,引起观中某位大人物的不快。

    “多说也是无用。”

    林意摇了摇头,一步向前,伸手直接朝着前方剑阵中一名道人抓去。

    他一步跨出,空气噼啪一声响,竟像是凭空一个炸雷。

    这阴雷剑阵虽已残破,但平时应对他人应该也有些章法,只是此时对于林意,却是完全无用。

    正对着林意的这名道人进退都是按照剑阵的法度,在林意朝着自己动步的刹那,他身体也是掠起,朝着左侧两名道人之间退去。

    按照他们平时练熟了的剑阵,他只管退,但那两名同伴会出剑阻截林意。

    然而让他根本无法想象的是,他的身体才刚刚掠起,林意带起的道道残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他只觉一股无可抗拒的大力袭来,还未真正的反应过来,他手中一空,长剑已经脱手,气海处撕裂般剧痛,整个人已经飞了出去。

    “嗤!”“嗤!”

    两道剑光刚刚亮起,林意已经和这两道剑光擦身而过。

    这两名道人也根本没有看清林意的具体动作,他们甚至没有感知到危险到底从何而来,他们的身体就已经倒飞了出去。

    砰!砰!砰!

    三名道人几乎同时坠地,落地都是一声闷哼,直接就昏死了过去。

    “还不出来见我,那这人的修为也废了再说。”

    林意冷笑一声,原本这观中几乎所有人都没有看清他击伤这三名道人何处,但听到他的冷笑声,所有的人都反应过来,他

    竟是直接破了这三人的气海,废了这三人的修为。

    “啊!”

    华真宗骇然的大叫起来,他知道林意的这句话是对他所说,他之前可以保持镇定,但对方下手竟然是根本不留余地,他想要在那些贵人面前好好表现,但他同样十分清楚,若是自己修为被废,那在那些贵人面前,也直接变成真正的废物,再无用处。

    他此时哪里还顾得剑阵,体内积蓄多年的真元毫无保留的喷薄而出,他的脚下腾起一蓬烟尘,整个人腾云驾雾般往后倒飞出去。

    “嗯?”

    林意原本就要追击,却是突然停住,伸手在前方一划。

    啪的一声爆响。

    一道剑气和他的剑元一撞,他目光闪动间,身体微微一晃,在原地停了下来。

    华真宗震起的烟尘之后,却是出现了一名黄袍中年道人。

    这名中年道人面相儒雅,身上的黄色道袍是明黄色,袖口和领口都有龙鳞、云纹。

    这种道袍都来自御赐,往往是因为有显赫的道名,或者在一些法事之中立了重要功绩,才会得到这样的道袍封赏。

    这名道人脸色原本一片肃然,但看到林意身体晃动,他的面色却是顿缓,稽首道:“看兄台手段奇高,但出手却是如此暴戾。”

    “暴戾?若是我手段不如,此人连我背后之人都已经杀死,他持技凌人,也不留手,难道不该杀?你们这些门人,自持剑阵凌厉,以众凌寡,敢对我动手,我只废他们修为,难道还算暴戾?”

    这名道人气度非凡,林意却似乎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摆了摆手,一副懒得多说的神气,“你不是我的对手,若是想和我交手,我也废你修为。”

    “大言不惭!”

    这名道人顿时一声冷笑,他方才剑气和林意的剑元一撞,便觉得对方虽然剑元和本命元气融为一体,十分独特,但威力也并不惊人。

    他自身的修为虽然不过是承天境巅峰,在这灵荒时代想要破入神念境恐怕没有特殊际遇也要花去至少七八年的时间,但他道号多宝天师,在前朝是朝天宫独一常住建康皇宫之中的祈福天师,很受前朝皇帝的恩宠,被赐了诸多的法器。

    他是朝天宫这代风调雨顺真人的师兄,虽然天赋不如这代风调雨顺真人,并未得到朝天宫的风雨真经的真传,但凭借着这诸多法器,真正打斗起来,他只是略逊于风调雨顺真人,在同辈的道人之中,却是再无敌手。

    他前朝时在建康皇城之中也见多了建康城中的修行者斗法,所以十分清楚要么不出手,出手便绝对不能留情,所以厉喝声中,他身前灵压狂涌,他右手扣着的一枚白玉小印直接朝着林意打来,与此同时,他的左手往上翻起,手心之中却是亮出了一片铜绿斑驳的铜符。

    轰的遗声,这枚白玉小印上元气澎湃,而且元气不是一次迸发干净,而是如同真正的巨浪,一波接着一波涌动,瞬间就如有九个浪头朝着林意轰来。

    “这是前朝的春雨宫的行涛法印,是当年龙虎山的道人为讨好皇帝,将本门传承的贝心石炼了制成的法印,这种法印,只要有一丝真元沁入进去,就可以激发不弱的威能。这枚法印原

    本是送给前朝皇帝喜爱的妃子防身所用,没有想到居然落在了这人的手中,这倒也是一件异宝,承天境的人用起,都有神念境的威能。”

    这白玉小印上刚刚响起涛声,林意的脑海之中就瞬间浮现这些念头,但也就在这一刹那间,哗啦一声,多宝天师左手掌心之中的那片铜绿斑驳的铜符却是骤然发亮,迸射出十余道游蛇般的赤红色闪电。

    这些赤红色闪电每一条都只有小孩尾指般粗细,但速度却是惊人,就连林意此时的感知,都甚至有些来不及闪避,他的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横移一步,但即便如此,有数道赤红色闪电还是抽打在了他的身上。

    啪啦一声炸响。

    这数道赤红色闪电抽打在林意身上,顿时散发出些焦糊气息,接着炸裂成更多细小闪电在林意的半边身体游走。

    林意半边身体的血肉一阵抽搐,即便是他此时的身体无比强横,这半边身体的经络都有些微微的麻痹。

    “这竟然是赤霄观的赤雷真符!这是赤霄观镇观三宝之一,而且赤霄观是在萧衍登基后才被毁,赤霄观的藏书和重宝都应该落在萧衍手中,怎么会出现在这朝天宫道人的手中?”

    “这种法器是纯正道宗雷法,倒正好可以送给拓跋氏密宗,可以印证借鉴!”

    林意心中不惊反喜,萧衍登基之后是废除道宗,大兴佛宗,但前朝是道宗为主,在所有道宗之中,赤霄观最多只能排到数十名之后,但当时赤霄观的镇观三宝,赤雷真符、护心印、天人签,在所有道宗的法器之中,却可以位列前十。

    “此人竟然还能动,他体内真元如此强横?”

    多宝天师转动白玉小印,对准林意的身位压来,他看到林意中了雷电之后竟然并未倒下,心中满是不可置信之感。

    林意随手从身边铁链上拔出一柄长剑朝着前方一浪接着一浪轰来的元气斩去。

    他的半边身体有些麻痹,动作有些迟缓和变样,这并非是他装出来,但这种元气力量对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更何况这种元气并不凝聚,走宏大之势,面对一般的真元修行者恐怕能够借着一波接着一波的元气轰击将对方的真元轰散,但他的身体,却是如同真正的中流砥柱,根本不是这种元气所能拍动。

    他抽出的只是阴雷剑阵中道人手中的长剑,但在他手中斩出,这柄剑却是显现出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稳定如山的气势。

    白玉小印上迸发的元气全部被瞬间切开。

    他不知这种知名法器的强度,也不敢用力损毁,剑尖在即将触及这枚小印的刹那,却是倏然收力,从底部往上一挑。

    “喀嚓”一声。

    然而让他没有料到的是,这白玉小印虽然被他挑动,往上飞起,但这枚白玉小印和对方的真元结合却是十分惊人,小小的一枚竟然也如同一尊沉重的铁塔,他手中的这柄剑竟然无法承受,瞬间弯曲到了极致,直接绷断。

    他此时也是直觉反应,左手的这柄剑一断,他右手微微一弹,一道剑元便乘着这白玉小印飞起而飞射过去,噗的一声,直接正中多宝天师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