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精品小说 > 永乐仙道 第三卷 立身合欢 > 永乐仙道(3.22)
    第二十二章、比试人选在合欢宗的大殿里,楚逍遥将夏清和谢翩跹都请了过来,还有陈妙玄和萧灵素,几人坐在一起商谈万修大会的事情。

    萧灵素一向喜欢穿白色的纱裙,里面是个淡粉色的抹胸,勉强包裹住了她那丰满的酥胸,但还是有一小半雪球和半截深深的乳沟露在了外面,显得她妩媚而又不失淡雅,千娇百媚的往那一坐,跟一身黑色纱裙的陈妙玄比起来真是黑白分明,也使得陈妙玄让人看起来妩媚中带着一丝冷艳。

    陈妙玄今天内着淡青色的抹胸,在抹胸的正中央,上面绣着一朵银白色盛开的花团,那抹胸被她的双峰仿佛要撑裂了一般,有那朵巨大的银色白花衬托着,更显得她双乳硕大如瓜,微微下垂但却给人一种软绵绵而又不失弹性的感觉。

    在谢翩跹的身后,柳曼云和邓春艳二女分左右站着,如今她们二人作为谢翩跹的干女儿,自然是她走到哪里,这二女就跟到哪里。

    此时的邓春艳因为体内的毒素已基本上清除干净,整个人看着神清气爽,又增添了几分妖娆,和柳曼云一左一右的往那儿一站,真如同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夏清和谢翩跹他们都认为无论是样貌还是身材,陈妙玄跟萧灵素二人都不分上下,但楚逍遥却偏偏会因此而惹恼了陈妙玄,看来他对萧灵素真是图个新鲜,顾此而失彼了。

    “想不到这次朝廷的奖励如此丰富,居然拿出了‘雷音锤’和护国神派的名额。”萧灵素听了楚逍遥的话后喃喃地说道。

    最近这两个月,她没事就跟谢翩跹和陈妙玄厮混在一起,三女已相处的颇为融洽。就连陈妙玄也知道,萧灵素从一开始就没有和她争宠、排挤她的意思,要怪只能怪楚逍遥见异思迁,而且没那个和她二人同时双修的能力。看来这左拥右抱的齐人之福,也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的。

    “是啊,”楚逍遥接着说道:“一旦被封为护国神派,就可以在皇城开宗立派,设立道场,这对于一个门派来说才是莫大的荣耀。”………………原来这次的万修大会,各个州府所选的十个名额胜出的修士在一年后再进京参加大比,朝廷也选最后胜出的十个修士进行册封和奖赏。

    这十名修士都会被封为护国神将,其中第四到十名会有五十万块的灵石作为奖励。第三名的修士奖励的灵石是八十万块,第二名和第一名的修士被奖励的灵石均为一百万块。

    前三名的修士每人还有一瓶参天造化玉液,此玉液是参天造化灵木的树汁凝聚而成,十分难得,因为参天造化灵木本就十分的稀少,在整个修真界也没那么几颗,还都属于几名强横的高阶修士所拥有,他们可以用此灵液来换取灵石或宝物。

    而且只有万年以上的此灵木才会分泌树汁,此灵液对于筑基期的修士结丹大有作用,能将结丹一次性成功的几率提高到八成。参天造化玉液对于结丹期的修士突破境界也有很大的帮助,结丹大圆满的修士如果要突破至元婴期,在突破前服用了此灵液,能使凝婴的几率提高三成,所以此灵液也是修真界三大灵液之一。但此灵液在修真界同样也是非常的稀少难得,属于可遇而不可求之物。

    但能在此次万修大会进入前十名的修士,又有哪个不是人中翘楚?估计结丹都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对于夏清来说,有谢翩跹这个炼丹的高手在身边,将来冲击结丹期所需的丹药,就更不用发愁了。

    第二名和第一名的修士,所属的门派将被奉为护国神派,同正教的混元派,清微派、云阳派以及邪教魔门的缥缈阁、凌虚门、水月宗这六大门派并列,可以在皇城内开宗立派,设立道场。这也就等于护国神派在原来这六大门派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两派,成为八大护国神派。

    想当初朝廷也是没办法,如果要是只让名门正教在皇城内开宗立派,设立道场,那将会引起邪派魔门的强烈不满,毕竟这魔门前三甲老祖的修为丝毫不比三大名门正教的掌门要低。而如果要是引发大隋境内的所有魔门邪派震荡,那大隋的江山社稷都有可能不稳。所以当时朝廷为了将一碗水端平,也允许这三大邪派在京城内开宗立派。对于这三大邪派,可没有哪个名门正派敢打着除魔卫道的幌子喊打喊杀,毕竟没有哪个修士会嫌自己的命长。看来在修真界不论正邪,一切以实力为尊,是颠簸不破的道理。

    但同时朝廷为了能约束在京城内的这六大门派,规定这六大门派的元婴期和化神期的高阶修士不得进入京城,违者将动用九鼎进行轰杀。

    而如果前两名的修士其中有人是散修的话,没有门派归属,那可以进入皇宫的法器库内挑选一件灵器级的法器作为补偿。

    而最终获得比试第一名的修士,还会有一件灵器级的法器‘雷音锤’作为奖励。

    ………………“这雷音锤是何物?在灵器中的名气很大吗?”夏清听他们议论纷纷,好奇之下忍不住开口询问。

    楚逍遥一听,笑着说:“清儿,这雷音锤名气之大,可以说是让天下的魔修都闻风丧胆,此物一旦祭出,会发出天雷梵音,是所有魔修法宝和魔气的克星,所以被天下的修士们都视为珍宝。”谢翩跹坐在那一直默默地不吭声,心思却在飞快地转动着,她心里总是隐隐觉得,朝廷这次举办的万修大会,是冲着夏清混沌珠内的金色骸骨而布置的一个陷阱,是想得到骸骨本身所拥有的皇者之气,好让其中的一个皇子将来能得到九鼎的认可,可以继承皇位。

    她想到这儿,心中不免暗暗冷笑,心想皇上这次估计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金色骸骨如今在混沌珠内,上面的龙皇之气不会泄露分毫,就算有什么特殊的法宝,又怎可能连混沌珠这样的空间至宝都能克制?

    此时听楚逍遥又说道:“朝廷这次举办的万修大会,为了公平起见,只要是大隋的筑基期修士都可以参加,到时候各显其能,生死各安天命,而且落败身死的一方,所用的法器和身上的宝物,以及储物袋都归获胜的一方所有。”

    陈妙玄听了一笑说道:“看来这次朝廷是没安好心呀,拿出如此多的灵石、参天造化玉液、护国神派和雷音锤作为诱饵,我大隋境内的筑基期修士不知要死伤多少人呢。”其实这话她不说,全天下的修士们心里也都有数,谁都不是傻子,朝廷拿出这么多的好处,就是为了让修士们打个头破血流、互相结仇,试问到时候参加万修大会的散修又能有多少?最终结怨的都是门派与门派之间,你的弟子杀了人家的弟子,难道人家还能哈哈一笑,说没关系,我们不会往心里去?

    楚逍遥一听,心里有些微微不快,心想这个大家都心知肚明就行了,你又何必给挑破呢?我还指望着让夏清去参加此次比试,看能不能给搏杀个护国神派的名头回来呢,你这么一说,我到底是还让不让他去了?

    只见他面色微微一沉,说道:“妙玄,话不能这么说,既然是修士之间斗法,死伤是在所难免的,朝廷既然拿出这么多的好处,就是为了让大家踊跃参加,别看其中有一定的凶险,我敢断定到时候我大隋的筑基修士会争先恐后、趋之若鹜。”陈妙玄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冷哼一声,她知道楚逍遥一心想将合欢宗发扬光大,对于护国神派这等虚名一定也是非常渴望得到的,心想这师徒之情对他来说也不过如此,还是门派的利益高于一切啊。

    谢翩跹见此,妙目一转,说道:“楚兄,这次就让少主代本门出战吧,其他的弟子我看就不要参与了,免得白白的送死。”她对夏清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别看他现在才是筑基初期,但在同阶修士内即使遇到筑基后期或筑基期大圆满的也可以不惧,依仗“君临”宝刀和“冰魄”飞针可以横扫,罕逢敌手。

    夏清一听嘿嘿一笑,说道:“谢儿,你还漏了一个人,在门派内要说筑基期我唯一可能不是对手的,非她莫属。”众人听了都一愣,楚逍遥也动容地问道:“清儿,在咱们合欢宗还有这样的弟子?实力在你之上?”他也知道夏清身怀两件灵器,在筑基期的修士中可谓是身家丰厚了。

    谢翩跹一听恍然,回头对柳曼云说道:“曼云,我倒把你给忘了,既然这样,这次你也去参加万修大会,陪少主一起去,给咱们合欢宗打出个威名。”柳曼云一听,娇笑着说道:“娘,女儿遵命。”众人都惊讶地看着她,邓春艳的心中更加的骇然。当日在庆瑞坊,主要是夏清在冲杀,当时柳曼云看起来好像还需要他的保护,没想到战力居然在拥有两件灵器的夏清之上?

    其实她不知道,那时的柳曼云刚得到“青云”棒,还没来得及炼化,所以无法使用,如今的柳曼云有“青云”棒在手,又有‘青云’宝甲护身,本身又是筑基大圆满的修为,所以天下的筑基期修士,能让她放在眼里的估计没有几人。

    一般的筑基期修士,就算是宗门掌门的亲传弟子,想得到一件灵器级的法器都是很难的,灵器级的法器,在结丹修士中也不是想要就能有的。天下宝物,各有其主,想得到一件灵器级的本命法器,主要还是要看缘分,就算在坊市中偶尔会出现灵器,那也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所要灵石价格定然不菲。

    楚逍遥等几人见柳曼云笑着答应了,对此夏清和谢翩跹也没多做解释,也就不好开口相问,但也都知道柳曼云必身怀异宝,所以才会有这么大的把握。此时这几人心中在想,若有朝一日柳曼云也成为结丹期的修士,那将又是一个‘火凤’谢翩跹!

    就在这时谢翩跹开口了,她缓缓地说道:“楚兄,这次万修大会既然少主和曼云都参加,那不论是在州府,还是回头在京城,我都要陪着前去,所以我打算两日后开始在青云洞内闭关,突破至结丹后期,在去州府之前出关,本座想借青云洞一用,你看可否?”楚逍遥听了后心中一惊,连忙说道:“谢长老这是说的哪里话,竟然如此的见外!青云洞本就属青云派所有,现在咱们又是同宗同门,这青云洞不论谢长老何时想用,直接去就是了,到时候在洞外布下禁制,我就知道了,不必那么客气。”他如今的修为才是结丹中期,如果谢翩跹的修为到了结丹后期,那岂不是稳稳地压了他一头?好在她的道侣夏清是自己的徒弟,要不然自己这宗主的威信都可能会大大的降低。

    他想了想又问道:“不知谢长老是否都准备妥当,这次突破有几分把握?”谢翩跹听了后微微一笑,说道:“多谢楚兄关心,我有十分的把握能达到结丹后期的境界。”其实对于她来说,最好的闭关之地是在混沌珠内,那里的灵气更加充沛,但她又不可能一下子消失近百天,这样的话会让人产生怀疑,暴露出夏清的秘密,所以在青云洞闭关成了最佳之选。

    她扭头又对陈妙玄说:“妹妹,我这一段闭关期间,少主也要为此次参加比试而多做准备,所以还要劳烦妹妹一下,这一段时间帮我照看一下我那边的弟子和一些日常事物。”说完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陈妙玄立刻心领神会,笑着说:“请姐姐放心,我保证不会出一点儿乱子。”旁边的萧灵素一看也接话说道:“姐姐你就安心闭关好了,我没事也会过去的,陪玄姐姐说说话,一起帮你管好那边的事物。”谢翩跹见此,笑着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

    陈妙玄一听却暗暗恼怒,心想我好不容易有机会单独接近少主,想跟他多亲近亲近,偏偏你又出来多事,难道你这小骚货真是我的命中克星不成?

    众人又闲聊了几句,谢翩跹见再无其他事了,就站起身来和夏清一起告辞,带着柳曼云和邓春艳而去。

    陈妙玄犹豫了一下,说道:“姐姐等我一下。”说完就架起遁光,随着他们一起凌空飞去,临走前连看都没看楚逍遥一眼。

    萧灵素等众人都飞远了,轻移莲步来到了楚逍遥的身边,嗲声说道:“宗主,我看玄姐姐还在生你的气呢。”楚逍遥了哼了一声,说:“我已经给足了她面子,不就是因为纳你为侍妾的事一直没跟她多说吗?真是小题大做,修真界的双修之士,哪个没有个三妻四妾的?想我堂堂合欢宗的宗主,就算妻妾成群,在外人看来那不也是一件正常的事吗?”萧灵素一听,将身子偎到了他的身上,娇里娇气的说:“宗主有人家一个难道还不够吗?要真是三妻四妾你吃得消吗?”说完在他的怀里将身子扭了扭,饱满的酥胸在他的身上来回蹭了几下。

    没想到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楚逍遥听她这么一说,立刻将脸一板,冷冷地说道:“我吃不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萧灵素面上一惊,连忙说道:“宗主别误会,妾身并无他意。”其实她本身就是想跟他撒撒娇,为了调情顺口说了这么一句话,没想到却戳中了他的痛处。

    “哼!”楚逍遥没好气的一声冷哼,将袍袖一甩,扭头走向内堂,含怒而去。

    萧灵素站在原地,俏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过了半天将贝齿一咬,一跺脚也羞愤而去,架起遁光回了万妙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