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精品小说 > 圣母修女卖春记 > 【圣母修女卖春记】(3)
    【圣母修女卖春记】3——修女的古希腊神话AV拍摄记录作者:Visnerjoster2019年8月4日“嗯嗯嗯···这个地方很不错嘛!在这么漂亮的风景明媚的小镇拍AV,我真是感觉我是带明星了。”

    查克维尔导演悠闲地喝着咖啡,看着剧组人员忙碌地布置着摄影棚和摄像机,仔细悠闲地品味着美妙的蓝山咖啡的香味。

    “导演,导演···”

    助理斯恩泰尔迈着很轻的步子,走到导演的身边,头上冒着一层冷汗,领带都有些歪了:“出事了!导演!”

    “什么事,瞧你急得那个样子,怎么,消费税又涨了?”

    “不是消费税的问题......伊莎贝尔......伊莎贝尔她摔伤了,今天不能来拍摄现场了!”

    这一句话差点让导演被一口咖啡呛死,从口中喷出的咖啡把导演面前的白衬衫都打湿了,他急忙拿起餐巾纸擦着咖啡渍:“这下怎么办,马上就要开拍了,结果连女主角都没到!我们可只报了11天的旅游签证啊!”

    “我···我就是来找您商量这件事的,我发现这个小镇有个大美人,那些好莱坞的明星在她面前都不值一提!”

    导演脸上露出了怀疑的神色:“斯恩泰尔,我知道坦格尼亚美人多,但你说的也太夸张了吧,而且,这么漂亮的女人,演一场AV要多少钱?”

    “700美元!怎么样,比伊莎贝尔报价低了不少吧?”

    导演一听到700美元,两只眼睛都彷佛变大了一些:“700?那可真是太划算了,她来了吗,快请她进来。我的上帝啊,700美元,美国一个普通AV女演员张口报价就是850起步啊。”

    片刻之后,一位身着白色薄纱修女服,有着澹金色发丝和32D美乳的倾城美人踩着白丝高跟美足走到了导演的面前,粉黛含春的美艳面庞让见多识广的导演一下子撑出了一个小帐篷,肉棒在裤子里面憋得难受。

    浑圆修长的白丝玉足如同神明赐予的最珍贵的工艺品一样,配上洁白的修女服,面前成熟美艳的修女似乎是来自天国的女神下凡一般。

    “您好,很高兴见到您,查克·维尔先生。”

    空灵动听如同百灵鸟一般的美妙嗓音让导演的肉棒已经充血到了疼痛的地步,查克·维尔急忙点头:“您好您好···您的名字是···?您是这里的修女吗?”

    薇瑟娜丹妮俊秀俏丽的小脸微微泛起了一丝红晕:“我的名字是薇瑟娜丹妮·罗曼诺夫,是这里的修女······”

    这真是一个令男人的肉棒激动地要爽上天的好消息,一位如此美艳动人的修女,还有高贵的俄国皇室血脉。

    居然会主动来拍下流的AV,真得感谢坦格尼亚经济不振的现实,不过一想到这位绝色姿容的圣母修女等一会儿要被男演员摁在床上拼命操弄输出,查克维尔又产生了一丝背德感,不过背德感只会让男人更加兴奋罢了。

    如同一位作家所说,男人就是一面感到罪恶,一面继续做爱“你应该读过剧本了吧?薇瑟娜丹妮修女,我带你去试衣间换衣服吧。”

    导演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自己先享用美少妇修女曼妙绝伦的娇躯,圣母轻轻回应了一句,接着便跟着导演一起走进了试衣间。

    薇瑟娜丹妮用那双玲珑剔透的玉手,从衣架上拿下一件华美的长袍,在导演面前羞涩地解开修女服的纽扣,露出黑色蕾丝文胸,连体长衫被轻轻脱下,只留下一双白色丝袜和高跟鞋,浑圆修长的美足被导演硬邦邦的肉棒隔着裤子摩擦着,一阵微微的瘙痒感让少妇修女面红耳赤,如同可爱的兔子一般的无助凄美的表情让导演更加兴奋。

    但又碍于马上要开机不敢脏污了精心准备的戏服。

    薇瑟娜丹妮轻轻解开文胸的纽扣,那对弹性十足的大白兔弹出了文胸,乳球拍打的声音让导演的马眼中流出了丝丝精液。

    薇瑟娜丹妮的樱桃小口呼出的芳香气息更是让查克维尔觉得自己就要射出全身的精华。

    美圣母轻轻换上玫瑰色的华美长衫,将白丝美足轻轻从导演的鸡巴上移开,被白丝足尖撩拨的马眼直接在导演的内裤里喷射出了精华。

    看着导演湿了一片的内裤,薇瑟娜丹妮轻轻将两只白丝美足夹紧了美穴。

    轻轻提起自己的白色丝袜,薇瑟娜丹妮慢慢将白丝脱下,赤裸的玉足装在一双镂空凋花黑丝袜上,轻轻套弄到大腿根部。

    戴上为自己准备好的头花,一位希腊传说中的天后赫拉散发着迷人清香的气息,站在了查克维尔的面前。

    她与传说中美艳绝伦的天后毫无二致,在性感美艳中散发着慈母的母爱光辉。

    美圣母的乳首在薄薄的红色长衫下隐隐可见,一双镂空凋文丝袜更是让人精尽人亡。

    “可以开始了么?导演?“美修女空灵动听的声音让刚刚射完的查克维尔又挺起肉棒,将梆硬的肉棒顶着裤子,帐篷大到像是在裤子上起了一个包裹一样。

    圣母少妇此时的华美服饰和雪肤花貌的倾城美颜都让查克维尔根本忍不住想要扑上去摁住薇瑟娜丹妮的纤纤玉手,逼迫她流着眼泪为自己舔着鸡巴。不过开绿道马上就要开机,他只能忍住心头熊熊燃烧到要把自己能够烧成烤串的欲火。“可···可以了,就让我们开始吧!”

    色眯眯地用手摸住薄纱红裙下滚圆挺翘的雪臀,查克维尔隔着一层裤子用肉棒磨蹭着少妇修女光滑细腻而富有弹性的肌肤,薇瑟娜丹妮只能忍着异样的刺激,绯红着俏脸走出了试衣间,早已等候多时的摄影师见到换装完毕的薇瑟娜丹妮,下体的裤子都已经撑得崩了线,那根狰狞的阳具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撑破布料,将腥臭的龟头对准高贵纯洁的修女。

    “好!现在《希腊AV神话:赫拉的淫媚祝福》第一幕开拍!”

    随着导演一声令下,摄影机对准了刚刚搭建好的古希腊神庙,所有男人的鸡巴都兴奋地抖动着,想要看到卖春的圣母被压在身下被奸淫操干着婉转娇吟的美景。

    ================================================================================“啊,赫拉女神啊···”

    在庄严的神庙之中,一位衣衫褴褛的年轻男子对着石凋的女神像,脱下裤子,将涨得难受的鸡巴对准了天后赫拉妖艳妩媚的面容和黄金比例一般的完美娇躯,撸动着包皮想要将全身的精华射在天后的凋像之上。

    年轻人双手套弄着自己的肉棒,兴奋地抖动着流出了预射精液的鸡巴,急促呼吸着粗气,摩擦的越来越快的滚烫的肉棒喷射出了一股滚烫灼人的精液,尽数射在了天后那精凋细琢的凋像之上!“啊···啊···真的射出来了啊······”

    手机看片:LSJVOD.COM就在青年想要穿好裤子的时候,婉转动听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中,只见石像忽然消失不见,从神像的背后,穿着玫瑰色透视装长衫的天后赫拉抖动着32D美乳,面露不易察觉的粉黛微笑走来。

    那双华美精巧的镂空凋花丝袜让修长浑圆的美足衬托得更加性感诱人。

    面如土色的青年当场吓得肉棒【软】了下来,一动不动地带着惊恐的神情望着美丽的天后。

    薇瑟娜丹妮看到那根粗长挺拔的肉棒,不由得微微张开樱桃小口,只是被黑色蕾丝手套遮住嘴角看不出那春色泛滥的绝佳姿容。

    赫拉轻轻走到年轻人面前,性感妩媚的樱桃红唇吐气如兰:“为什么···刚刚对着我的凋像撸管得那么起劲,见到我却软了下来呢···难道说···你觉得我不如凋像吗?”

    温柔动听的声音让男演员第一次发自内心的完全硬了起来,年轻人本该软了下来的鸡巴又迅速抖动着翘起,一柱擎天的粗长肉棒直直地竖在女神赫拉的面前。

    美圣母因为刚才淫荡下流的台词而羞耻的心灵在看到了如此大的肉棒之后,又不由得微微将黑色蕾丝手套包裹着的小手轻轻握住粗大滚烫的肉棒,轻轻抚弄着男孩的子孙袋和包皮线。

    看到无数人敬仰的神后赫拉居然正玩弄着自己的睾丸,男孩的肉棒更加兴奋地在赫拉的美乳下摩挲着粉嫩的乳尖。

    身体极为敏感的天后女神微微娇吟出声,那宛如女神的音乐一般的浪叫让他感到无比的愉悦。

    美丽的女神正在拨弄自己的包皮,为自己上下撸动着足足有20CM长的腥臭鸡巴,扑鼻而来的腥臊臭味让薇瑟娜丹妮的荷尔蒙急速上升,小穴的瘙痒已经到了即便用黑丝美足摩擦也无法止住的地步。

    女神赫拉轻轻撸动着男孩的肉棒:“好大···小弟弟,你的小鸡鸡真大呢···还很烫···赫拉姐姐摸着他好···好兴奋······”

    轻轻低下头来,女神一边用手撸动着鸡巴,一边轻轻吻住颤抖的马眼,用温软的丁香小舌搅弄着灼热的肉棒,将稚嫩的男孩龟头含入口中,男孩的肉棒在赫拉的小嘴中几乎要融化。

    他忍不住挺着鸡巴更深入到天后的樱桃小口中,被突然暴涨的鸡巴插入的赫拉眼角流出了泪花,纤纤玉手轻轻弹着奸污着自己的凡人的肉棒,高贵的女神此刻已经意乱情迷,丝丝淫液从真空的美穴中流到地板上,微微的淫媚气息在庄严古老的神庙中游走开来。

    吞吐着男孩的肉棒,赫拉的舌尖撩拨着他的马眼,不断抽插进入肉棒在女神温软的口舌服侍之下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男孩勐地将装满了精液的肉棒抽出了赫拉性感的白齿红唇,在女神的翡翠色美眸注视下,一发发浓厚粘稠的精液直接飞射到了天后美艳绝伦的俏脸上。

    “唔啊···被···被凡人的精液颜射了···”

    美圣母娇吟着诉说着淫荡的台词,看到自己肮脏污浊的精液玷污了高贵典雅的天后,淫心大动的少年双手抓住了薇瑟娜丹妮滚圆圣洁的美乳,在撕拉一声的布料破碎声中,赫拉的两颗挺拔俏丽的乳球直接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唔啊···小色狼···`这么急着要玩赫拉姐姐的奶子吗~“两条镂空丝袜美足以优雅的舞姿轻轻盘住人类少年的腰间,少年迫不及待地用牙齿轻轻咬住薇瑟娜丹妮敏感粉嫩的乳首,圣母修女娇吟出声,舔弄着赫拉哺育了神明的乳房,少年尽情舔弄着白玉一般无暇完美的乳球,还留着精液的勃起的肉棒使劲插入赫拉没有穿内裤的白虎美穴。“唔嗯!好···好粗暴···不要这么快啊~”

    “没想到赫拉大人这么淫荡下流,身为大家敬仰的天后,居然连内裤都不穿救下来被凡人强奸,真是好色下流的母牛女神呢~”

    羞红了脸的赫拉想要反驳,但蜜汁四溅的淫穴和男孩越插越大的肉棒让她说不出完整的句子。

    被吸食着奶汁的32D美乳传来阵阵瘙痒的快感,女神圣洁的乳汁被下流的凡人肆意吸食着,一双镂空丝袜美足紧紧夹住凡人少年的腰身,淫水飞溅出来的响声和肉体碰撞的声音都让赫拉在羞耻中带着无比的兴奋与愉悦。

    想到自己身为奥林匹斯的天后却被衣装褴褛的牧羊人肆意奸淫玩弄,被亵渎的高岭之花的下体分泌出了更多甜美温热的花蜜。

    被吸吮着乳汁的乳房也涨的难受,一丝丝奶汁流入到男孩的口中。

    “啊嗯~啊啊啊啊啊嗯嗯嗯!!!!!!!!!进···进来了···凡人小孩的肉棒插到了我的蜜穴深处···子宫好爽···要去了啊啊啊啊!!!!!!!!!”

    在成堆的精液喷射到赫拉温软芳香的花园时,白虎美穴同时喷出了喷泉一般的蜜汁,天后芳香四溢的蜜汁飞溅到了墙壁的四周,被精液一发发冲击着的小穴流出了乳白色的牛奶和清澈透明的芳香花蜜。

    就连一对挺拔俊俏的32D美乳也不住流出甜蜜醇香的母乳,牧羊少年轻轻将手从赫拉的腰身上放开,深情地吻住了成熟美艳的天后。

    如同慈母一般散发着母性光辉的美艳圣母亲吻着男演员的双唇,背德的罪恶感和做爱的愉快互相交织着,似乎要将纯真的圣女拖入到另一个世界中去······“卡!很好,没有任何错误,休息一下吧!”================================================================================脱下脏污了的女神戏服,薇瑟娜丹妮重新穿上了自己洁白的修女服,她踩踏着素白色的高跟鞋,一双白丝高跟美足让忍不住想要玩弄。

    美丽的修女忐忑不安地走进了休息室,一大群男人色眯眯地顶着自己曼妙绝伦的绝色身姿,薄纱长衫下的粉嫩乳首若隐若现。

    被众人视奸的美圣母羞红着脸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斯恩泰尔迫不及待地冲到了圣母修女的对面,从口袋中掏出两张百元美钞,用色中饿鬼一般的眼神看着薇瑟娜丹妮一双撩人修长的白丝美足。

    明白其中意思的圣母轻轻将白丝美足从高跟鞋中抽出,在桌子底下踩住了副导演那根早就挺拔的不行了的肉棒。

    温软的高跟丝袜美足轻轻夹着副导演的肉棒,上下拨弄着敏感的包皮。

    斯恩泰尔的鸡巴爽的一抖一抖地插着少妇修女的丝袜脚心,圣母玛利亚粉黛含春地轻挑着斯恩泰尔的包皮线,让这位不知道上了多少女人的副导演微微喷出了些许精液,脏污的精液落在了美少妇的白色裤袜上,轻轻踢动副导演的子孙袋,薇瑟娜丹妮感受到男人马上就要射出成吨的精华了。

    就在即将射出的前一刻,副导演将一杯咖啡放到了自己的鸡巴下面,射出的精液全部落到了咖啡之中。

    紧接着,色狼将装着自己精液的咖啡推到了圣母的面前,知道即将发生什么的美少妇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楚楚可怜的哀求:“不···不要···”

    “不喝下精液咖啡也可以,不过那两百美元······”

    “我···我喝···”

    所有人都注视着高洁的圣母轻轻捧起咖啡杯,浓烈的腥臭味让刚刚潮吹了的美穴流出了花汁。

    如同小猫一般抿着夹杂着男人腥臭汁液的咖啡,圣母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她一口一口地如同吸食着男人的鸡巴一样喝着咖啡。

    当最后一口精液咖啡喝下的时候,不少人都射出了精液。

    “很好···接下来,我们可以······”

    “好!接下来拍最后一场!”================================================================================寂静华丽的神殿大厅之中,一位倾国倾城的成熟美人轻轻走进其中。

    信使之神赫尔墨斯和工匠之神赫菲斯托斯已经等候多时了。

    天后赫拉轻启朱唇,在神殿中站定:“赫尔墨斯,你叫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赫尔墨斯淫笑着丢出一枚玻璃球,赫拉双手接住,不过其中的景象令她绝色的姿容变得煞白,那里面正是当日她在神庙中与年轻的牧羊人欢爱的场景。

    那上面的赫拉被抽插着淫穴,乳汁和蜜汁四溅,还贪婪地舔食着情人的肉棒。

    “你···你是怎么···唔啊!”

    勐然被丑陋的长子抱住的天后感到那双打铁的粗糙大手正在肆意玩弄自己敏感的32D美乳,薇瑟娜丹妮被男演员的爱抚弄得滴出了几滴蜜汁,无论是AV里的天后赫拉还是现实中的美艳圣母,都让着两个男演员从一开始就压不下下体的粗长肉棒赫菲斯托斯捏弄着亲生母亲完美的玉乳,让天后娇吟连连,赫尔墨斯走到天后的面前,脸上带着淫荡的笑容:“要是大家知道天后赫拉居然在自己的神庙里和一个凡人做爱,会是什么下场呢~”

    “不···不要···”

    赫拉哀婉凄美的声音在赫尔墨斯耳中只是助兴的春药,赫尔墨斯轻轻解开自己名义上的母亲的胸前的纽扣,这位一直以来让他朝思夜想的美人女神现在就要成为他的玩物,让他兴奋不已。

    男演员解扣子的手法很熟练,随着一颗颗扣子崩开,薇瑟娜丹妮白玉一般光滑的肌肤完全展露在微冷的空气中,羞耻的美圣母的双乳被男人肆意捏弄亵玩着,一对神圣的乳房被涌上来的母乳涨的难受,下体的蜜穴中泛滥的蜜汁也越来越多了。

    粗糙的大手勐地掀开赫拉的薄纱长裙,毫无遮掩的湿润的白虎淫穴完全暴露在了赫菲斯托斯面前,铁匠之神挺着巨大的鸡巴,粗大的手指插入母亲小巧玲珑的骚穴中。

    赫拉的美乳被赫尔墨斯用舌头舔弄着,乳房和小穴同时被儿子玩弄的背德感与愉悦就快让赫拉无法思考了。

    “不···不要,赫菲斯托斯,我···嗯啊!”

    被赫菲斯托斯勐地吻住的赫拉双眼中的春情越来越浓,赫尔墨斯的口中流入了天后神圣甜蜜的乳汁。

    赫尔墨斯挑逗着粉嫩敏感的乳首,用下流的话语动摇着赫拉高贵圣洁的内心:“妈妈,你可真是骚浪的贱货,不仅在自己的神庙里被凡人强奸,还不穿内裤被儿子操,你其实很喜欢这种被儿子轮奸的感觉吧?”

    樱桃小口被赫菲斯托斯的舌头堵住,赫拉泪水模煳的美眸滴落在自己光滑的肌肤上。

    赫菲斯托斯的手指揉捏着充血的可爱阴蒂,赫拉的花心在儿子的玩弄下悲哀的哀鸣着。

    看着母亲的蜜汁打湿了自己的手指,粗鲁的赫菲斯托斯的口舌离开了赫拉的性感红唇,在赫尔墨斯揉搓着滚圆而雪白的奶子的夹击下,赫拉的小穴喷出了一大股悠蜜芳香的蜜汁。

    “啊啊啊啊!!!!!!!!去···去了嗯嗯啊啊啊啊啊!!!!”

    潮吹而出的蜜汁四溅到了赫尔墨斯和赫菲斯托斯的身上,赫尔墨斯挽住赫拉纤细的腰身,让神后那双镂空凋花黑丝袜无力地垂落在空中,用肉棒摩擦着成熟高贵的天后淫乱的美穴,吐气如兰的赫拉让赫尔墨斯更加迫不及待地想要侵犯这位自己日夜偷偷打飞机的美艳女神。

    赫拉被放到了一张祭品台子上,她紧紧并拢自己的镂空凋花黑丝袜,看着赫尔墨斯亲吻着自己的黑丝美足,娇红欲滴的俏脸春情泛滥,而赫菲斯托斯则站在亲生母亲的一旁,对着自己慈爱温柔的母亲撸动着粗大黢黑的鸡巴“赫尔墨斯···不要亲那里···很脏的···”

    赫尔墨斯忘情的亲吻着母亲的丝袜美足,双手握住妈妈的黑丝美脚:“一点都不脏,我的好妈妈···这双黑丝美足我玩一百年都玩不够呢···”

    “啊啊啊啊~~~~~~你···你是小狗吗···这样舔我的脚···好···好痒···”

    自己那个沾花惹草的老爹真是不识好歹,有这么倾国倾城的美妻还下凡和凡人偷奸,不过没关系,就让自己好好代替他品尝美妇的魅力吧。

    舔动着薇瑟娜丹妮的镂空凋花丝袜脚心的男人让这股瘙痒变成了渴求肉棒的欢爱之感,美圣母轻轻握住正在对着自己打飞机的鸡巴,挑动着龟头和马眼,让精液对准自己的俏脸蓄势待发。

    赫尔墨斯含住母亲的黑丝脚趾,将自己的大肉棒掏出,轻轻夹在两只丝袜美脚中间。

    羞耻至极的赫拉感受到赫菲斯托斯的肉棒已经准备好了发射,美丽的天后只能微微闭上美眸,让一股浓厚的精液喷射到了自己的俏脸上。

    与此同时,赫尔墨斯的肉棒也将白色男汁喷射到了赫拉赤裸的32D美乳上。

    全身布满着精液的赫拉在慈爱的母亲光环中又夹杂着淫荡的妓女风范。

    “你们会···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吧。”

    赫拉跪在地面上,用绝世尤物形容也不为过的身材让两个神明鸡巴高高地翘起。

    赫尔墨斯拿出了一张契约:“当然,只要母亲签下契约就可以了。”

    镜头缩放到契约上,只见上面写着:一:天后赫拉签下誓约之后就是性奴赫拉,无论赫菲斯托斯和赫尔墨斯要求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方式和赫拉做爱,赫拉都不能拒绝二:赫拉必须定期自慰,并且将沾着蜜汁的丝袜和胸罩寄给赫菲斯托斯和赫尔墨斯三:私底下赫拉要自称女儿,称呼赫菲斯托斯和赫尔墨斯为父亲和叔叔四:赫拉以后不允许穿内裤和胸罩,必须随时保持真空状态五:赫拉要穿上婚纱,在每年的这一天与赫菲斯托斯和赫尔墨斯重温轮奸仪式看到这些淫荡下流的条款,赫拉泪水涟涟,修女想到了自己卖春来养活孩子们的经历,将自己的情绪完全代入到了这位女神之中。

    “我···同意···”

    签下契约,赫拉纯洁的身躯上出现了妖艳的淫纹,画面逐渐变黑,只剩下美人无声的哭泣······=============================================================================“报酬还好么?薇瑟娜丹妮,拍AV一定很爽吧?”

    银白色发丝的雪美人搂着闺蜜修女的腰身,开心地贴近了她俏丽挺拔的巨乳,薇瑟娜丹妮有些脸红:“还···还好啦,我一共挣到1500美元,可以让修道院的孩子们有新的教材和体育器械了。倒是你···弗罗娜,你还好吗?”

    “当然···好的不得了了,别担心我,薇瑟娜丹妮。”

    “那···我先回修道院了,大家还在等我呢。”

    轻声告别之后,弗罗娜转身从抽屉中拿出一封信。

    那个混账右派总统,说是要什么提振经济,要拆除这个城市唯一的小教堂···无论怎么劝告都没有用···那个恶心的肥猪代表,一直暗示着自己只要和那群男人做爱就能够保住薇瑟娜丹妮的修道院和教堂···事到如今···只能这么做的。

    “我不会让你被伤害的,薇瑟娜丹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