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五百二十六章 太能抗着了
    花继业是真的佩服马氏,因为中风第一次之后能恢复成那样不错了,第二次中风还能扛过来,又活了好几年,现在都不能吃饭了,看着还能抗两天,真的不一般。

    玄妙儿也是无奈道:“哎,其实人到了最后不舍得走,还不是因为有牵挂,说起来我三个叔叔真的挺幸福的,一直有这样的母亲放心不下他们,这个还真是一般人难求来的。”

    “还真是,人啊,得到的总是不去珍惜,我们求着的却很难得到。”

    “所以人总是有欲望的,因为总是有得不到的,咱们也是如此,只是咱们的欲望是合理范围的,马春花的欲望是变态扭曲的。”

    “你别想那么多了,赶紧休息吧,这几天你就少出去吧,本来村里人就多,这临近秋收了更是人多,你在家我放心。”

    “知道了,那咱们躺下说。”

    两人洗漱之后躺在床上也是随便的聊着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了。

    第二天中午时候玄曼娟过来了,说是马氏还挺好的,很稳定,虽然不吃东西,但是一半天还是不能没,也是说起来这个人的能耐,真的是太能抗着了。

    不过玄曼娟也说了,玄文诚玄文信和玄文宝对玄老爷子好的跟一起不太一样,反正哄的事玄老爷子挺舒心的。

    玄妙儿也跟玄曼娟说起来了自己跟花继业的猜测。

    玄曼娟听了也是感慨:“你说这些人为什么就不把这么多心眼放在正道上,不过也好,他们要是真的都改了,真的都过好了,我还不甘心了,他们以前那么害咱们,洗洗白净了,就过好日子了?美得他们。”

    玄妙儿听着玄曼娟的话笑了:“大姑,什么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们就是,并且就算是他们改了,咱们也不会帮他们的。靠着他们几个自己的本事想要超越别人,没那么容易,他们是站在过村里的最高处的,只要他们不能回到那种巅峰,他们的内心都不会满足,所以他们很难真的感觉到幸福了。”

    玄曼娟点点头:“还是你这丫头想的透彻,说得对,所以这类人其实他们自己就注定了他们不能幸福,不像咱们,就求个一家人在一起,和和睦睦的就行了,再多的,咱们不强求了,有更好,没有也能接受,再不好也就是回到以前穷的时候,可是人穷心不穷。”

    “都说我跟大姑的性子像,我也觉得是,我就愿意跟大姑说话,说到一处去。”

    “要是大姑有你的本事,以前也不会让你爹和你二叔受那么苦了。”

    “要是大姑没本事,我爹都不能活着娶妻生子了,哪有我们了?”

    “得,说起这个,你就比我有理,对了,你这也快要生了,心里压力别太大,继业这么关心你,生儿生女都好,健健康康的就行。”

    “知道了大姑,放心吧,我现在就想早点生下来,我就轻松了。”

    “你这孩子,还是年轻,孩子性子。”说完玄曼娟看看外边:“不早了,我也得回家了,你好好休息。”

    玄妙儿应下,送着玄曼娟到了门口,自己也出来走走,自己最怕的就是孩子大,自己活动的少不好生了。

    送走了玄曼娟之后,她就在院子里来回的踱着步,等着花继业回来,也就吃午饭了。

    下午,冯如依来了,带着一盒上好的老山参,进了客厅坐下了。

    玄妙儿看着那么贵重的礼物:“冯小姐,这个礼物有点太贵重了,真的使不得。”

    冯如依笑着道:“这个不是我给花夫人的,是断缘大哥给的,他有个朋友是个经常出去云游的高人,这人好东西多,却只给有缘人,断缘大哥得了也不能卖了,当然是送给有需要的人,正好想着花夫人这产期将至了,这些留着产后滋补也是好的。”

    玄妙儿听了之后,也不好推脱了,想着别的地方再去还这个人情吧,笑着道:“那我就收下了,还请冯小姐替我跟断缘公子道个谢,对了,断缘公子怎么没来?可是这几天还有别的事情?”

    “断缘大哥是生意人,来一趟自然是也要跑生意,要不然光做善事,没收入也不行的。”

    玄妙儿笑了道:“确实如此,不过这京城要麻烦冯小姐,我真的不好意思,再说你上学也忙,再有事托人捎个信,我让人过去就好了。”

    今个冯如依没有之前那么过于的献殷勤了,毕竟上次断缘公子说过了她。

    她笑着道:“我也是想过来走走,说实话,看着河湾村,心里真的很开阔的感觉,所以我也愿意来,其实不光是我,我们学院的学生也经常趁着休息三五成群的来看看,因为这样的景色别处真的看不见。”

    这个玄妙儿倒是也承认:“以后整个凤南国都会这样好的。”

    “我相信花夫人说的话,今个我来,也是打算四处看看的,就不在这久留了。”冯如依说完起身道别了。

    玄妙儿和花继业也起身相送,边走玄妙儿边道:“让心澈陪着你去吧,你自己有些地方进不去,有心澈陪着更方便一些。”

    冯如依笑着应下:“那就谢谢花夫人了。”

    玄妙儿笑着道:“不用客气。”说完吩咐心澈陪着冯如依出去了。

    等冯如依走了,花继业皱着眉头想了半天:“这个冯如依挺奇怪的,这次来跟上次有些不同。”

    玄妙儿点点头:“确实是,或许是咱们太过紧张了,毕竟她是断缘公子的人,对于断缘公子,我还是信任的。”

    花继业想了想道:“那还是防着点吧,反正我不在家的时候,你要保证千落她们至少两个人在你身边。”

    “知道了,放心吧,我自己也会小心的,对了,你今个还没去我祖父那边呢,你去露个面吧。”

    “也好,那我去看看就回来,你别出去了。”

    “嗯,你去吧。”

    花继业出去了,到了老宅那边,跟昨天一样,马氏的气息又弱了点,但是还是没有要走的迹象,三个儿子都是寸步不离的守着,玄老爷子没在马氏这屋,在厨房的长凳上坐着呢,他心里乱糟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