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三千八百零五章 意外的发现
    等报消息的人出去之后,玄妙儿想起来什么对着花继业道:“集市西头?蒋东升父母住的那个铺面不就在集市西头?把头的地方?”

    花继业听完笑了:“我怎么没想到,那好办了,咱们这就去一趟,去商量一下东升和心静的婚事,这婚事也该提起来了。”

    玄妙儿也笑了:“好,那我收拾一下,就咱们两去,也不会动静太大了,就去走走。”

    花继业点点头:“嗯,咱们顺便逛逛街,回来还没出去逛逛呢。”

    两人说着,换了衣服,这也就出去了,到了蒋东升家门口,这时候还早,集市还没太多人。

    他们直接从后门进了蒋家的院子,做客也不是买东西,所以没走店面那个门。

    进去之后,正好蒋父在院子里扫院子,见了玄妙儿和花继业,赶紧吧扫帚放下了,走过来:“花老爷花夫人,你们来了,快进屋。”

    因为回了当天晚上,心静和蒋东升回来过,所以他们知道玄妙儿和花继业回来了。

    玄妙儿笑着道:“蒋伯,我们就是过来看看,顺便也说说心静和东升的婚事。”

    蒋伯高兴的迎着他们进去:“本来我们还说过去看看你们呢,你们倒是先来了,这婚事应该我们过去说的。”

    花继业边往屋里走边道:“我们家一直没那么多规矩的,这也是我们过来集市转转,顺便就到这说几句。”

    这时候蒋母也出来了:“花老爷,花夫人,屋里坐,我去泡茶。”

    玄妙儿道:“伯母不用麻烦了,也不是外人。”

    “要不然我们也得喝茶不是。”蒋母说着去厨房了。

    进了屋,让玄妙儿和花继业没想到的一个人出现在屋里:“花老爷花夫人。”蒋大伯蒋乾也挺意外玄妙儿和花继业这么早来了。

    花继业点点头:“蒋老板怎么也来了?”

    之前蒋乾还让自己跟玄妙儿给蒋青青带东西,要是自己来,又何必让他们带?

    蒋乾也有点尴尬:“本来我也没想这几天能来,是我娘想老二两口子,所以让我来叫他们回去。”

    玄妙儿当然也想到花继业所想了,蒋乾确实有点奇怪:“如果想老人了,让人稍信就好,这走一趟也不近的吧?”

    蒋乾笑着又开始解释:“那个,我就是,就是觉得自己来一趟,顺便还能看看青青,所以就来了。”

    玄妙儿总觉得哪里不对,这时候蒋母端着茶进来:“都坐下说话,怎么还都站着呢。”

    蒋父也道:“可不是呢,你们坐,我去洗点水果。”说着他又出去了。

    蒋母把茶盘放在了桌上,然后给大家倒茶:“喝茶喝茶。”

    玄妙儿和花继业都礼貌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这时候,玄妙儿注意到了大伯蒋乾的袖子里,他的手臂上好像有块东西,她再仔细的看过去的时候,蒋乾已经把手臂收了回去。

    玄妙儿心里泛起了嘀咕,看着蒋父端着水果进来,她站起来走过去:“我还说想吃杏子呢,这杏子看着真好。”

    蒋父端着盘子挑了个最大最黄的递给玄妙儿:“这是早上邻居刚上山摘的,花夫人好口福了。”

    玄妙儿接过了杏子,边往座位走边咬了一口杏子,路过蒋乾脚边时候,假装的一偏崴了脚:“哎呀。”

    蒋乾下意识的伸手去扶了玄妙儿,这一伸手,玄妙儿看的清清楚楚,蒋乾的手臂上一块青色的胎记。

    花继业护着媳妇,这时候也已经瞬移到了玄妙儿身边,扶住了她,当然也看见了蒋乾的手臂,好像也明白了媳妇的用意。

    蒋乾这时候已经把手缩回到了袖子里:“还好花夫人没摔了。”

    花继业温柔的责备着玄妙儿道:“你呀,看见吃的就不看脚下了,仔细摔坏了。”

    玄妙儿因为看见了蒋乾手臂上的胎记,也想到了某种可能,她也心情大好,笑着对花继业道:“我不是有你呢么,怎么会摔倒。”

    蒋母笑看这两人:“这才是恩爱的夫妻,真好。”

    玄妙儿红着脸道:“让伯父伯母见笑了。”

    蒋父摇摇头:“怎么会,越是我们年纪大了,越是愿意看见你们这样的年轻人的恩爱。”

    蒋乾刚才还担心呢,这看见玄妙儿和花继业秀恩爱,心里放下了,这两人根本没注意自己什么。

    玄妙儿边吃着杏子边道:“其实东升和心静的婚事,我们还是不能做主,千墨和千书他们我们能做主,因为他们没有长辈了,但是东升这家里人多,所以我们还是觉得,如果你们愿意单独办婚礼,那就你们自己选日子,我们送姑娘出门子,也都行。”

    蒋父摆摆手:“东升和心静都愿意跟朋友一起办婚礼,并且我们家的事情你们也都知道,说句实话,我们也不是很愿意张罗,就让他们一起吧。”

    花继业此时心情也是不错,因为他也想到玄妙儿所想,笑着道:“如果你们没意见,那我们就一起办了。”

    蒋母也道:“没意见没意见,我们都同意。”

    玄妙儿把杏核放在了桌下的痰盂里,然后道:“那我就都听他们自己的意见,尽可能的办的与众不同一些。”

    蒋乾叹了口气,拿出了一副长兄的姿态道:“爹娘都说东升是咱们家唯一的独苗了,这婚事爹娘都很重视的,这次让你们回去,也是说这事的,你们要不要跟爹娘商量了再决定?”

    蒋父很坚决的道:“不用了,我们需要家里管的时候没人管,现在就一切从简,按照孩子的意愿吧。”

    花继业道:“我觉得这也挺好的,结婚时要开开心心的,要是都看见的不是自己想看见的人,说不是自己愿意说的话,那也不会很开心的,我觉得他们自己的决定是最好的。”

    玄妙儿也是这么觉得:“继业说得对,所以这事那咱们就这么定了,我们也没别的事,还要去逛逛集市,就不多呆了。”

    蒋父笑着道:“那我把这杏子给花夫人装点,你们带回去吃。”

    玄妙儿也没客气道:“那我就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