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其他小说 > 画满田园 > 第二十九章 如何来周旋
    “玄妙儿,你们抓鱼应该是给家里的添菜,这鱼卖了自然是家里的收入,你在河边时候不是说这银子回来交给祖母么?”玄清儿扯着嗓子喊。

    “我没说过这话,我们这些孩子哪个不用空闲时间捉鱼,掏鸟蛋打打牙祭,要是祖母想吃鱼也是大人去抓,我们抓的鱼根本不够做菜,并且你也经常去河边,也没见过你抓鱼回来孝敬祖父祖母啊。”玄妙儿说话声音不高,她从来的都认为有理不在声高。

    这时候马氏眉头皱了皱:“妙丫头说的也有道理,不过这银子呢你先交上来,我帮你存着,留着以后给你做嫁妆,你们爹娘也没独立过日子,不知道攒钱多么不容易。”

    玄妙儿觉得这是她听过最可笑的笑话,马氏给她存嫁妆,不把她卖了就不错了,还存嫁妆?还自己爹娘不会攒钱?那也比进了别人的腰包强吧?

    “谢谢祖母的好意,最近我爹娘也着急存钱呢,因为我大姐被人骗嫁到了那么户人家,每天挨打,我爹娘心疼,这不是攒着银子想要把大姐接回来呢,这虽然也就不到一两,可是积少成多啊,要是祖母给我也攒了嫁妆的话,那我斗胆与祖母讨个人情,把我的嫁妆先拿出来救急,我的嫁妆以后再说吧。百度搜索→愛♂去♀小♪說★網wwW.AiQuXs.cOM”玄妙儿说的带着几分感伤,但是正挫到马氏的软肋。

    马氏的面部肌肉抖动了一下:“你这死丫头什么意思?是说我这当祖母的骗了你们,把你大姐嫁的不好么?天地良心,张家提亲的时候只是说了伤了腿,哪里知道变瘫了,说不定是灵丫头命硬克的呢。”

    这就是马氏的本领,黑的能说白了,扁的能说圆了,只要她一口咬定了当时自己不知道别人也没办法。

    玄妙儿现在不能真的与马氏撕破脸的说话,今天的目的就是守住银子,不能多生是非:“那也是为难祖母了,不过大姐确实过得苦,我们也看不下去了,所以我们也是想着赶紧攒钱,要把大姐接回来,我的嫁妆还不着急。”

    话说到这,马氏也没有那么硬气了,玄灵儿的婚事都知道怎么回事,这要是真的放在明面上说,她也理亏:“算了,我老婆子还能与你们这孩子要那么块碎银子么,我就是关心关心,怕你们小,乱花了,既然你们有想法,那就自己存着吧,赶紧去洗菜吧。”

    玄宝珠看着玄妙儿手里的小包袱,看着那料子不错:“你包袱里是什么?”

    玄妙儿本来也没想一点不损失的回去,她把点心包袱拿出来,放到炕上:“祖母,这是那个公子给的点心,你们先拿。”

    玄宝珠接过点心,一看那点心都是精致的,比三叔从镇上买回来的还要好,直接说道:“这就放在这吧,你们吃就来我这拿。”

    玄安浩瘪了瘪嘴,这要是放在上房,自己就吃不到了,他目光急切的看着玄妙儿,尽管路上他吃了不少,可是他还想给哥哥和爹娘二叔尝尝呢。

    玄妙儿心里也生气,不过硬碰硬绝对不行,笑嘻嘻的道:“祖母,你看我们忙了一下午了,这现在就饿的厉害,那我和弟弟就不客气了。”说着两手上去拿。

    玄安浩看见玄妙儿的眼神,也赶紧上去狠狠的抓了几块,直到手里放不下。

    玄宝珠刚想过来制止,玄妙儿拿完了,往后退了一步:“那我和弟弟去洗菜了。”说完赶紧跑出上房。

    坐在炕上的马氏看着那剩下的几块点心,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这个贱蹄子怎么跳河之后就不一样了,干活不如从前了,嘴皮子和心眼子倒是长了不少。”

    玄清儿本来今天以为自己立了功的,可是看着马氏吃了亏,自己也不说话了,不过不能亏了嘴,赶紧伸手拿了点心就吃。

    马氏看玄清儿拿了一块点心,赶紧把剩下的包好递给玄宝珠:“一个个跟狼似得,也不想着别人,你祖父和你弟弟们不吃么?就知道吃,今天那公子那么有钱,你怎么不想办法捞点。”

    玄清儿最烦的就是这句,什么吃的都可着四婶家的三郎和五郎,穿的又都给小姑,现在又怪自己没拿回来钱,她们天天在炕上坐着,怎么不挣钱?

    她自己越想越生气:“我没能耐。”说完拿着手里的点心也出了上房,坐在窗下吃,吃到嘴的才是自己的,并且你们这些人等着,以后我一定嫁个好人家,气死你们。

    这边玄安浩在上房一句话都没捞到说,不过今天姐弟两一点没吃亏,这让他对玄妙儿更是佩服了:“姐你真厉害,祖母不敢再要这银子了,点心咱们也拿回来一多半。”

    “咱们什么都听她们的,她们对咱们也不好,反正都是不好,咱们何必还搭银子呢。”玄妙儿乐呵的捧着点心。

    姐弟两说着话回了西厢房。

    一进西厢门就看见刘氏焦急的直转圈,她看着两孩子回来就被上房叫去了,能不担心么,以前也有过背着他们惩罚两孩子的时候。

    见到两孩子进来,刘氏的心终于放下了:“你们可算是回来了,吓死我了,上房找你们干什么?”

    “娘,以后别担心我们,我们都大了,不能任由着别人欺负的。”玄妙儿进了屋先把点心放在炕桌上,然后从怀里掏出了那块碎银子递给刘氏:“我和弟弟的烤鱼卖给了一位公子,那公子给的银子,娘攒起来吧。”玄妙儿把银子递给刘氏。

    玄妙儿才十一岁,还没那么多的禁忌,并且乡下也没太多的约束,一般都是及笄之后的待嫁女不出院子了,她们这在公共场合,又不是单独与男子相处,这么没什么不对的。

    刘氏接过玄妙儿手里的银子,小声问:“上房知道不?”

    玄妙儿有点骄傲的说道:“知道,这不是叫我去就是为了要银子么,不过我有办法不让她们得逞,娘放心吧,对了,这点心是那买鱼的公子送的,你快尝尝。”说完拿起一块点心放到刘氏嘴边。

    刘氏别过头:“娘不爱吃甜的,你们吃吧。”

    这是每个母亲把好东西留给孩子的统一借口,娘不爱吃,娘都不爱吃好吃的,其实是娘舍不得吃。

    玄妙儿哪里能真的相信:“娘,你快吃吧,剩下的藏好了,这点心上房没几块的,都让我抱回来了,一会弄不好再要回去了。”。